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与成长型企业对话活动在京举行

日期:

2021-03-23

浏览次数:

3452

3月19日,在“第十三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圆桌会议”期间,首场“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对话成长型企业”活动成功举办。该对话活动是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成长型企业发展委员会揭牌成立后组织的首场活动,邀请世界500强跨国公司高管与成长型企业家和相关领域专家共话发展,建立对话机制,展望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畅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相互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

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与成长型企业对话活动在京举行

对话由中国原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特邀副会长、成长型企业发展委员会主席季晓南主持。华为、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印度塔塔集团、美国PPG公司高管与北京来也科技公司、天津金桥焊材集团的企业家,以及来自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浙江大学专家,围绕“中国供应链对全球价值链的贡献”,“工业互联网时代、跨国公司产业链的重塑与需求”、“创新发展与高新技术为时代特征的全球供应链展望”、“绿色经济、营商环境与企业可持续发展”四个议题进行了充分探讨与交流。

中外企业认为,中国供应链的快速发展不仅塑造着新的全球贸易模式,而且深刻影响着中国自身的发展。中国供应链所产生的独特稳定性和效率的双重优势,都有机会让供应链在未来全球价值链重塑过程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在这个互相联系和改变迅速的世界,任何人都不能忽略中国企业如何塑造全球价值链。整体来看,目前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制造企业还处于整体供应链中低端状态,面临供应链、产业链的重塑,也要求中国的企业向中高端加快迈进,提高核心竞争力。工业互联网加持下,变革、发展,离不开创新和大数据,供应链之间的联动将愈加紧密,对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无论是在中国的跨国公司,还是中国走向世界的企业,都是相互依存,相互贡献,这是大势所趋。

当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速度加快,数字经济迅速发展并深刻影响着世界格局,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企业既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对严峻的发展挑战。2020年突如其来并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使世界经济受到重创,使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受到冲击,众多企业身陷困境,中小企业普遍首当其冲。尽力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用好机遇,成功转型,持续发展,是世界各国的共同使命,也是跨国公司的社会责任。

华为高级副总裁蒋亚非表示:“华为一直致力于通过开放式的合作与创新,来维护全球的标准统一,建设产业生态联盟,用全球产业链的产品构建供应连续性和竞争力。当前世界已经形成了一体化的协作体系,这个体系不应该也不可以被逆转,产业链割裂对任何一方都没有益处,会给整个产业带来严重的冲击。我们呼吁产业界应该共同努力、不断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维护市场的公平性,确保全球统一的标准体系和分工协作的供应体系。”

美国PPG公司亚太区总经理延彩明表示:“PPG在天津滨海新区落户了全球级别的研发中心,使用在中国领先的技术,来支持全球、亚太和中国的发展。在过去中国的发展过程中,中国供应链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作用,我们有很深刻的体会。关于绿色发展理念,政府有很多的支持政策、引领政策,老百姓也知道资源的危机,参与了很多绿色环保发展的具体行动。但企业是经济发展的主体,绿色发展的主体也是企业,企业不仅有经济责任,还有社会责任。怎么让企业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创新是非常关键的。”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文岗副总经理说:“说到中国产业链对全球价值链的贡献,我觉得不得不提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最大的贡献应该是给世界一个信心的贡献、一个模式的贡献。在全世界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一枝独秀,GDP对全球的贡献率达到30%。另外,在这个产业链条上,尤其是去年新冠疫情来了以后,西方很多国家逐利的本性,像口罩和很多防疫物资,微利、无利的选择不做,这个时候我们中国坚持在做,做完之后还向全球供应,我觉得这个贡献是一种模式的贡献,让大家看到了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有一个主要的经济体,还有这么一个国家,还有这么一个政府,能给自己的人民、自己的国家,甚至全球做出中流砥柱的贡献。”

印度塔塔中国区总裁詹宏钰认为:“今天的议题是讲中国供应链对全世界的贡献,这一点不言而喻。我想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打乱了过去常规的供应链,很多欧美或者第三世界的国家,有些供应链中断了。因为中国政府对疫情的控制和基础设施的完善,以及政府很多有利的支持,迅速扭转了许多局面。2020年这么困难情况下没有一个行业受到重大的影响。”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成长型企业发展委员会顾问何宝宏表示:“走到今天谈论供应链数字化转型,我觉得关键词是转型,不是数字化了。数字化是强调一个辅助性的,对供应链的优化;而数字化转型是强调供应链要改变它的结构。从技术角度来讲,今天的供应链之所以那么脆弱,从技术角度它是一个单链结构,有了新技术的支持,逐渐转向并行的链,不再上下游依靠一家企业或者一个供应商等等。在新的技术支持下,完全可以做出更多的并行链,不仅仅是串行的链。随着进一步的发展,并链也不合适,应该搞成一张网,也许十年以后不应该叫供应链了,应该叫供应网了。因为链永远有脆弱性,所以在有了新一波技术支持下,走向供应网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成长型企业发展委员会特邀副主席,浙江大学吴晓波教授认为:“在探索企业成长道路的过程中,吴晓波教授指出,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企业的成长不是在一个技术生命周期内完成的,一项新技术无论是借来的,还是买来的,还是自主研发的,都不可能一劳永逸。企业必须在竞争中前进,建立自主创新体系,能够实现“穿越周期的成长”。因此,企业自身竞争力的培养非常重要。现在很多的企业他的问题暴露在产业链上,但实际上他的源头我们看得到的是他的创新链上面。中国很多科技型企业的成长,风险投资、资本、金融方面的支持是功不可没的,推动力量非常的大。因为新技术的产生,它的发展要经过前期的探索期、试错期,有大量的成本,在市场上很难迅速的获得回报,需要有机构去支撑他,尤其是像风险投资这一块。产学研用金”结合,非常重要。”

北京来也科技董事长兼CEO汪冠春说:“在大的国际背景下面,中国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历史发展机遇,因为我们知道像以前的芯片、操作系统都是美国的公司完全垄断,今天在数据、软件、算法层面,它也是非常重要的供应链一部分。今天中国的企业,应该要把更多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天津金桥焊材集团副总经理王翔彬:“在目前情况下,中国大部分的企业仍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而且逆全球化可能让部分在国内布局的全球产业链进行一个外迁,因此我觉得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可以考虑更加勇敢或者是激进的走出去。最近中国决策者也提出构建双循环的发展战略,我觉得作为制造型企业,应该在这个时间点上尽快调整自身定位,不断打造新的核心能力,向价值链的上端不断攀升,为全球价值链做出更多的贡献。”

通过对话嘉宾的分享,可以充分体会到,无论是世界500强还是成长型企业,在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全球资源的整合、价值链重塑的需求等多方面,都面临可持续发展问题。虽然前路曲折,但应始终满怀希望,奋勇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