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互利合作与中国内陆省份经济发展

日期:

2017-12-12

浏览次数:

0

2017年12月6日至7日,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联合国和平大学主办的“第十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圆桌会议”在北京亮马河会议中心举行。


会议嘉宾就 “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互利合作与中国内陆省份经济发展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以下为对话内容实录:


“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互利合作与中国内陆省份经济发展


主持人:董倩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对话嘉宾:


李汉宇贵州省政协副主席、省工商联主席、省总商会会长


塞尔吉奥•佩雷斯•赛斯西班牙大使馆一等经济商务参赞


巫晓兵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副总经理


四川省能投矿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冯洪滨汉能集团高级副总裁



车国新红星美凯龙集团总裁


达娃顿珠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


西藏达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主持人董倩:我们现在要说的这个话题实际上核心词就是一个,在这种大背景下,“一带一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中国的内陆省份往往都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他们怎样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搭上自己的便车,实现这样的发展,首先请来自李汉宇先生,您是来自贵州,您觉得当然我们这个话题太大了,“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您就说吧,贵州现在以前大家一说贵州,那是七山二水一分田,穷的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现在我们对他观点有转变了。因为贵州是大数据中心了,中国的天眼也在那儿,种种种种,您觉得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发展经济,对于内陆省份,现在面临的这个机遇也好,挑战也好,您怎么看?


李汉宇:谢谢主持人,您刚才讲的贵州以前就是贫穷的代名词,我记得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有人写了一本书,叫做富饶的贫困,专门分析贵州的。但是最近这个七年到八年来,贵州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三年前我们实现了线线通高速,现在高速高铁建设非常快,国家定位为高铁时代的西南交通枢纽,因此我们突然发现原来三万米的世界这么美好,我们跟外面的联系打通了。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推出了“一带一路”的战略,我们贵州人自己的定位认为是依托“一带一路”和中国发展的这么一个战略,在贵州不再是一个以前意义上的内陆省份,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觉得未来三到五十年,世界发展的重心和希望在东方,在东方当然属于咱们中国,除了中国以外,再往“一带一路”第一阶段走,就是印度,中国和印度这个东方最大的两个经济板块,我们贵州恰好处于中间,因此我们认为贵州改革开放的时机到了。因此我们推出了大数据战略。


大数据战略搞了三年多快四年了,应该讲我们找准了节点,发展非常快。今年我们相关的大数据产业,增长到90%,国际顶尖的一些信息产业企业,也纷纷入驻贵州,比方说有代表性的就是刚刚签的苹果,还有高通,高通把他的芯片制造产业也放在了贵州。同时华为在我们那儿已经征了一千亩地,并且动工建设华为技术中心。所以我们觉得在“一带一路”战略下,贵州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讲说我们说山沟里面的省发展起来了,我们觉得这个交通通了以后,我们离南亚很近,跟东南亚的关系交往很密切,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最近在越南岘港召开的东盟峰会,跟习主席一起出访的三位地方领导人中就有我们贵州的省委书记,所以每年包括东盟在内的很多会议,东盟交易周,每年在贵州举行。所以我们认为在贵州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就是把贵州从内陆走向了开放,我们虽然不沿边,我们虽然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平原支撑,但是有了现代产业的发展,有了信息产业的发展,如果我们在大数据产业方面,能够借助这个东风,我们就有希望实现赶超。


您刚才讲到的贵州传统的贫穷落后,今年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参加贵州团的讨论,给我们证了名,天无三日晴说明贵州多雨,多雨空气洗干净了,所以贵州的旅游的资源好,山清水秀。地无三里平,说明我们的地理面貌很丰富,从海拔200米到3000米,植被很丰富,也是搞生态建设的好地方。以前讲人无三分银,山里面人穷,现在路通了,产业起来了,老百姓也致富了,所以我们在过去的五年中,贵州的经济增长连续五年排在全国的前列。在国家和兄弟省市的支持下,我们正在后来居上,因此我今天参加这样的论坛,感到是信心满满的,谢谢。


主持人董倩:谢谢李主席,我曾经采访过贵州相关人士,贵州和世界上的瑞士是很像的,不管是地理环境,还是自然气候,贵州也很想把自己跟瑞士找齐,其实贵州的发展到今天该轮着贵州发展了,因为改革开放这么多年,随着人们经济水平提高,越来越愿意贴近大自然,贴近原始的一些在发展过程中没有损害的自然环境贵州全有。所以说贵州现在一方面都是做清洁的,一方面要搞大数据,这是清洁的。一方面要搞旅游,这同样是清洁的,目标定的很好,接下来看他们怎么走,所以希望你们能够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走通了绝对是一条特别棒的路,谢谢您。我们再有请西班牙大使馆一等经济商务参赞塞尔吉奥•佩雷斯•赛斯,塞尔吉奥•佩雷斯•赛斯先生我想请问您今天我们在座的有来自贵州的,来自四川的,来自西藏的,基本上都是属于中国的大西南地区,你们有没有和这几个省份进行过合作?


塞尔吉奥•佩雷斯•赛斯:首先非常感谢邀请我来参加这次会议,我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个非常重要的圆桌会。包括这个政府企业和私营企业的一个盛会,我们在积极参与中国的发展,在中国南部,包括中国的中部我们都在积极参与。我想谈一谈我们的一个项目,我们感觉非常自豪,那就是义乌,是从义乌到马德里的货运专列,并不是很多人知道这样一个专列,这也是“一带一路”的一个项目之一。所以我们是从西班牙开始的,我们觉得这个项目是非常好,是一个互联互通的好项目,从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进行连通。


那么从马德里到义乌,我觉得这也就是从义乌到马德里,再从马德里到其他的西班牙语国家,因为除了这个中文之外,西语世界上说的最多的语言之一了。我觉得不仅仅是语言,中文和西语是世界上用的最广泛的两种语言,同时我们有很多的共通之处,比如说价值观,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我们正在一步一步进行探索,我们的总理也在5月份参加了“一带一路”的高层论坛,他和俄罗斯,和意大利一道参与了总理级的会议,这也是除了西班牙和俄罗斯之外的第三大参与国。我们还同习主席进行了会谈。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来发展两国的关系,我们同这个德国距离相对要远一些,希望能够通过“一带一路”项目使得中国和欧洲更好的进行连通。


我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的供应国之一,我们也希望能够推动中国的食品健康,在过去的三四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超越了美国、德国和丹麦,成为最大的猪肉的供应商。希望有了“一带一路”的项目,我们能够进一步加强和中国的合作。现在中国是在亚洲的东部,我们是在欧洲的南部,这个铁路把我们两个国家联系在一起。


另外我还想谈一谈这个连通的问题,我们如何能够加强“一带一路”的这种连通,我们有不少的国际承包商,包括基础设施,还有一些其他的项目,这些项目很多都是来自亚洲的,现在中国公司和西班牙公司正在联合组成集团在第三国进行相关的连通的工程的实施。我们现在也在发改委有一项项目是正在审批,我们希望进一步的进行联合的施工。希望能够和中国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合作,希望能够在中国南方有像义乌到马德里专项的项目。


主持人董倩:您有没有去过贵州,刚才李先生说越来越多的外商去那儿投资了,有没有意愿去到那儿投资,他说欢迎您。


塞尔吉奥•佩雷斯•赛斯:关于投资我想说实际上我们对于服务业非常感兴趣,这里有很多的发展潜力,我们在保险银行以及其他的服务行业方面有一些公司已经进入了中国,那么有一些在中国做的不太好,因为中国市场竞争非常激烈。还有一些监管的问题,是你要拿到一个执照需要很长的时间。


物流也是一个问题,因此有一些投资并不是特别成功,我们还有一些非常好的银行,还有一些非常好的电力公司,还有一些保险公司,他们有一些物流公司,还有一些船运公司。但是我们的这个实力并不是很强,恐怕没有办法在贵州进行投资,我想随着这个贵州的不断发展,我相信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主持人董倩:非常感谢您,我们有请巫晓兵先生,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副总经理四川省能投矿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你看你们是四川,四川是目前属于西南地区,我们从大的这个角度来说,你们自己的公司当然有自己的这个发展的规划,但是如果要是倚仗“一带一路”背景的话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新的机遇,让四川能够弯道超车,您这方面怎么看?


巫晓兵:我先做简单的一点点介绍,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不到两个五年计划,到今年成功举行了中国企业500强。现在有250家企业,原来注册资金就是七年前,不到100亿,现在是1099亿,资产的规模,它的发展速度应该说还是比较快,或者是说跨越式的往前走了几步。主要是在能源、金融、化工、服务以及新的建材材料方面,这几个领域,包括旅游。如果说“一带一路”的话,从宏观的角度上讲,“一带一路”它是我们整个国家发展到这个程度,我们的企业需要走出去,因为我们的产能包括我们的市场,以及我们的经济容量它是一个客观的市场经济的一个自然的,包括企业本身,一个社会一个企业,它本身就是有一个群体,有一个正常的扩散。


如果要是说内陆的省份,现在你像我们内陆省份,像西南地区,拿四川作为例子来讲的话,举个例的话,他以前的概念是建立在农业经济社会基础上的,他风调雨顺,因为四川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导致整个成都平原,他的农业经济社会基础好,它是一个农业概念。但是实际上四川盆地他又是一个很好的工业化的概念,就是说整个盆地他都是宝,四川省天然气、水电、液气,包括地热,如果加上他的核工业,核产业的分布,就是第五项了,如果再加上他的稀土资源,这都是第六项了,他的现代工业化社会发展的能源的这个禀赋,能源和资源的禀赋,在全国应该算大概是在排列在前四名左右,他的天然的工业化社会发展的条件禀赋。


主持人董倩:所以对您来说经济发展不论是内陆还是沿海,看天然条件和后天条件。


巫晓兵:所谓沿海是以前,他是一个历史,现在也有很好的一些条件,但是这个差距我们说自然上的这些差距,客观条件上差距,应该不像以前,像30年前40年前那么大,它更重要的是应该是人类一个思想,一个社会的发展,应该是在这个程度上。所以说从内陆省份,比如说参与“一带一路”,他的这个起点,四川当然现在的经济GDP如果要说的话,他也是全国排名第六,作为西部省份,也是很不容易,他通过几个五年计划的赶超,那么现在作为内陆省份,像我们能源这样的企业,我们要是到“一带一路”,我自己就是说这几年比较走马观花吧,有点肤浅的,到有一些国家去过,也了解了其他的一些地区,总体上“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的沿线这些国家和地区他们的经济发展,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总体上就像我们刚刚这位先生讲的,总体上属于后来叫发展中这么一个状态。他的文化的传统,这个应该说是是相当的明显的,也是说相当的执着的。


比如说像老挝,像泰国,包括非洲,他这些国家他有他的一些很浓厚的文化的特点,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怎么样能够和我们投资方向,能够寻找到双赢的这么一些共同的节点。


主持人董倩:我有一个问题请教您,“一带一路”他是一个机会,这个倡议他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的出现不管是对于内陆还是对于沿海的企业,是一视同仁的,那么就像您说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沿海的优势已经发挥透了,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有这样的一辆快车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借机把内陆省份优点也可以这个时候显现出来?


巫晓兵:这个确实是,我们现在在“一带一路”有一些是比较属于一些高端的技术产业方面,我们正在洽谈。但是我们也做了不少的传统的概念的产业,比如说发电,甚至用火电厂,就是说他是用煤碳这种发电,包括一些矿业的一些开发,当然了这些项目我们还处于前期的论证的过程中。


主持人董倩: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你们可以和其他的来自沿海的这个省份的企业,不分先后的,大家是不分先后,不分高下的进行竞争,因为这是一个崭新的起跑线。


巫晓兵:要是总体上这么讲也应该说是可以,但是事实上还是要说沿海,这个还是客观情况。


主持人董倩:非常感谢巫先生,接下来有请汉能集团高级副总裁冯洪滨,您先给我们解释一下,因为我的手里面没有更多的资料,关于汉能集团,主要做什么?


冯洪滨:主要做新能源。


主持人董倩:基地在什么地方?


冯洪滨:国内多个,广东,四川,山东。


主持人董倩:如果说一个大盘子的话,更多的鸡蛋放在哪个筐里面?


冯洪滨:现在放在不同筐里面,根据不同区域,市场也不同,比如说华南地区放在广东,华东地区放在山东。


主持人董倩:西南地区有没有设置?


冯洪滨:西南现在四川有。


主持人董倩:今天我们要把大家聚起来主题,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背景下,中国内陆省份的经济怎么发展,您看您刚才说了,主要还是倾向于沿海,未来对于内陆有没有更多,这个四川应该是新的吧。


冯洪滨:四川新旧都有,今年也有,头四五年也有。


主持人董倩:未来你们公司做能源,因为我们说内陆他经济欠发达,可能往往就是能源就富矿,所以对你们来说有没有这样的规划?


冯洪滨:有,一般这样,就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偏僻省份经济欠发达,所以说他消耗大量能源的企业群比较小,像青海、西藏、内蒙古基本都是这样,这样的话他们当地日照时间非常充沛,我们搞太阳能发电的话,条件非常好,他发出电谁用呢,消耗电力群企业过小的话,导致我们必须外送,外送需要特高压,一投就是几百亿上千亿。这是企业完成不了的,根据我们实践来看,偏远省份的话,从我们太阳能角度来讲,不能简单的发电了,发完电以后转换新的产品,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比如说在吉林省,黑龙江省他的粮食是产粮大省,他的粮食储存是一个大问题,比如说粮食发霉什么的,需要大量电器除湿抽气烘干,这些电力如果当地这么大量使用的话,是可以消耗的。


主持人董倩:所以对你们公司来说要投资尤其在欠发达省份投资的话,不是一个项目,而是一串项目。


冯洪滨:一串。


主持人董倩:一个篮子部署的问题。


冯洪滨:系统工程看这个问题,不能简单一事一议,今年在四川又投入两个项目,包括贵州投俩,还有云南昆明也定了,为什么?因为现在这个经济欠发达是相对的,现在发展环境已经变了,进入“互联网+”时代了,刚才讲这个四川大数据似的,大数据这个东西。


主持人董倩:贵州大数据。


冯洪滨:贵州大数据,已经不受制于地理条件的限制了,所以说经济欠发达是相对的,越欠发达蕴藏了非常厚重的商机。


主持人董倩:但是冯总,恰恰是你们看到的商机在别人也会看到,所以就比谁快谁的体量大,谁的社会责任感强了。


冯洪滨:社会责任感是第一位的,必须热爱自己的国土,热爱这个偏远地区,都是咱们国家的版图一部分。


主持人董倩:对于你们企业来说,不是政府,社会企业责任感在挣钱之后说到社会责任感。


冯洪滨:我们这帮人受政府教育几十年的人,这个思想已经固态到大脑里面了,虽然不是政府,不知不觉按照政府要求做了,这是必须的。第二条你刚才讲的问题,技术的先进性也是非常关键,因为同样的耗费能源,产出不一样,你比如说话太阳能为例,现在太阳能主要都是玻璃电池,西方已经预测了,2030年中国的土地上会出现每年以两千万吨以上的玻璃电池的垃圾,目前来看是处理不了的。我们做的电池全球第一的,像纸一样的柔性电池,贴在衣服上变成太阳能智能服装了,室外运动的时候随时把充电器拿出来充电。


主持人董倩:有心有力才有可能在我们国家欠发达地区偏远地区发挥作用。


冯洪滨:这条落地以后给当地政府提供大量就业机会,一个项目一般都是一千人左右,如果要是比如说我们根据我们设计的新产品,在请当地的工厂代工的话,间接的拉动给我们供货的和代工工厂的就业岗位,量更大。


主持人董倩:谢谢冯总。我们接下来有请车国新先生,红星美凯龙集团总裁,您参加这个论坛为什么?我们今天谈的是助力内陆省份,我看您的企业大广告,包括大的店面都是在沿海地区,那您今天参加这个论坛您来干吗来了?


车国新:感谢主持人,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实际上我们1986年成立了集团公司,我们到现在来说我们有200多家店,其实都在沿海城市。但是我们现在也进入了四五线,包括贵州我们像B级,包括我们也去了西藏,也进入了西藏,把我们就是说以买家居买生活品位,来代入这里。另外我们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也帮助了他们税收的问题。我们现在这几您是在快速的来往三四五线城市来走,因为我们可以把这个,我们的品质我们这几年提出了品质就是创新,我们把我们自己的这个品质跟理念带到了这个四五线城市来改善这个城市的文化,来改善这个城市定位,把我们商品跟品质进入到了这个城市,让广大消费者体验到我们这个大城市大文化的居家生活。谢谢。


主持人董倩:您看您虽然说的是到欠发达地区开店,但是您和刚才冯总说的他们作为一个受党教育多年,我主动要到欠发达地区去还两回事,因为沿海开满了,不能开了,逼迫这样到内陆地区去。


车国新:这些地方消费者需要我们来改善他们的生活品位。


主持人董倩:像冯总他们做的都是基础设施,硬工夫,你们是这种提升生活,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需求的软工夫,你觉得你们重要还是他们重要?


车国新:他们更重要,我们也更重要。


主持人董倩:对于你们来说到偏远地区地区是在满足了他们基本生存的需求之后,让他们懂得生活。


车国新:对。


主持人董倩:希望你们的店能越开越多,现在是四五线城市了,未来有没有可能开到乡镇一级?


车国新:在考虑,在研究。


主持人董倩:谢谢您。最后我们有请的是达娃顿珠,他是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西藏达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这个达氏集团可能我们都不知道,如果我们说来自西藏的矿泉水,坐高铁一开始每人发一个特贵的那个,您这矿泉水多少钱一瓶,好像挺贵的。


达娃顿珠:我们那个矿泉水就这个品牌。


主持人董倩:贵吗?


达娃顿珠:330毫升卖12块钱。


主持人董倩:比法国那个依云也不便宜,为什么你们可以定这么高的价?


达娃顿珠:他的水源地是4400米,矿物质非常丰富,微量元素非常丰富,所以就目前他的水龄16500年,法国依云那个水对外公布是15年,我们西藏5100是八年,我们是16500年。所以它的特殊性就在这儿。


主持人董倩:但是您把价钱定的这么高,一瓶水12块钱,有没有想过谁来消费?


达娃顿珠:这个是这样的,我们消费这个市场,像金字塔一样的,各个层次不一样,需求不一样,比如说我们车,义乌人开本田,我们国产的吉利,也可以开丰田,也可以开奔驰宝马,法拉力,还有劳斯莱斯,都不一样消费层次。但是市场必须要各种消费都要满足,所以我们中国的矿泉水里面讲的话,矿泉水没有任何科技含量,主要取决于什么呢?四个九的价格。矿泉水海拔越高越好,这个决定他的出生地,珠穆朗玛峰是全世界最高山,他才能做中国最高端水。


主持人董倩:我有一个问题想给您,长久以来我们说到西藏的时候,总是说上海给西藏转移支付多少,西藏总是一个被别人帮助的存在,现在能改变这种被别人帮助走出去帮助更多的人吗,是时候了吗?


达娃顿珠:是这样的,我们现在援藏干部第八批了,援藏干部就是技术援藏,智慧援藏,管理援藏,带动西藏经济发展,原来是输血功能,转变为造血功能,有自己区域优势,有资源优势,最大的资源是什么,中央给的政策优势,这个资源是非常好的。比如说我们那个所得税9%,银行贷款2.4利息,类似这种,比较难得的。第二我们质量资源的优势,比如说水全世界最好的水,最干净的水,还有有机食品,绿色食品,类似这种东西,还有西藏的文化。我们依靠这两块,我们走出来,要造血功能,要把我们把西藏的经济发展起来,是这样一个概念,也是比如说我们今天民营企业,我们土生土长的,把西藏的水开发出来,打入国际市场,像比如说我们进入国际市场,行业为指定水,我们都做到了,这个就是全国人民不做那么长时间,中央对我们西藏长期的关心支持,我们西藏人已经成长起来了,这么一个意思。


现在我们自治区党委政府也好,各部门也好,把经济发展就是放的非常高的位置,以前是稳定为主,经济抓的少,现在经济抓的很好。同时西藏这样一大堆民营企业成长起来,蓬勃发展。


主持人董倩:非常感谢各位,其实我们说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比如说发达地区经济,发展这么多年可能受到损害的也多,而所谓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就是因为这么多年欠发达,所以它的比如说环境,比如说自然资源可能得以最大程度的保存。所以在不同的时间段,我们要关注不同的东西,比如说在这样一个时间段上,当我们把观众目光看到更优质的水,更优质的土壤的时候,这个时候欠发达地区的这些资源优势就显现出来了。而这个时候正是他们大发展的时候。


李汉宇:今天咱们这么一个题目,主要是想讨论一下内陆地区内陆省份在“一带一路”这个战略里面他有什么比较优势,我看主持人一直在问这个问题。忍不住想补充一下,我举一个例子讲吧,像我们贵州,为了改变交通状态,我们形成了一批非常优质的工程施工企业,去年我们就有企业抱团,到了印度,到印度安多拉邦,跟安多拉邦搞基础设施建设,我们突然发现跟他们比较咱们绝对是一流的企业。


因此拿了很多项目,今年元月份国家发改委主任到印度去访问,我们还有50个亿美元的项目在那儿签了,我们是有比较优势的。同时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刚才您提到了瑞士,三年前总书记就把瑞士的联邦负责人请到我们贵州,因为我们这个地貌和瑞士很相似,向瑞士学习经验,建瑞士产业园,我们觉得“一带一路”给我们把通道打通了方向指明了,我们把我们的自己的比较优势发挥出来,同时把我们特别需要的一些高新技术能够引进来,尤其跨国公司。印度是内陆省,内陆地区,但是他也是跨国公司和国际机构国际组织最集中的地方,所以我们目标希望把贵州打造成中国的东方瑞士。


主持人董倩:谢谢您,谢谢台的各位嘉宾,请落座,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