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全球共治下食药安的责任与挑战

日期:

2017-12-12

浏览次数:

0

2017年12月6日至7日,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联合国和平大学主办的“第十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圆桌会议”在北京亮马河会议中心举行。


会议嘉宾就全球共治下食药安的责任与挑战进行了讨论。以下为对话内容实录:


不忘初心,全球共治下食药安的责任与挑战


主持人:董倩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对话嘉宾:


广徳福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局局长


马纯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食监二司司长


詹尼弗•克莱弗美国驻华大使馆农业专员


石晟怡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


刘龙海新希望集团首席标准官


曹永梅旺旺集团总处长


布莱特•古利澳大利亚伊拉瓦拉国际健康分局行政长官


主持人董倩:我们迅速的就进入到今天的主题,我想首先请广局长,您跟我说说您平时都忙什么?


广德福:我现在为老百姓的舌尖上的安全服务。我每天做的事情什么,因为我是一个农业干部,尤其管农产品安全和食品安全,所以每天为中国的百姓为人民群众一日三餐吃饱吃好吃的安全就是我每天工作的一个目标,也是我一个长期奋斗的目标。


主持人董倩:您那么忙,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那么多不安全的事?


广德福: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我想我们现在还是第一个工作可能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


主持人董倩:哪儿?


广德福:中国食品安全状况可以说一个数字,我们近来农产品监测合格率在96%,今年前三个季度达到97.6%,我的老同事好朋友,他们那边监测是卫生部监测在98%。说明中国食品安全状况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董倩:您说到这儿,这是您的感觉,您刚才说我们感觉有差异,在座的做一个调查,你们感觉食品安全状况好的请举手,大胆的举,怎么回事这是。您解释一下。


广德福:我觉得大家不举手的比举手的还勇敢。


主持人董倩:没说让您解释这个现象,让您回答这个问题。


广德福:我再跟您讲,我们政府官员绝对不会当一个伪道士,我们一定是一个忠诚的对百姓忠诚服务的,我们一定客观实事求是说。比如说对食品安全问题,举个例子,中国人口,民以食为天,病从口入,如果吃的不好,非洲平均寿命很低,我们在1949年时候中国人均寿命39岁,世界平均寿命46岁。改革开放初,1976年我们是59岁,到今年我们现在是76岁,中国人均寿命76岁。现在目前世界人均寿命73岁,寿命最长的日本还有瑞士,我们是平均76。我在想什么呢?如果我们的食品安全状况有问题,我们人均寿命高于世界平均值这么高。


第二个数字我们现在工业生产总值达到80多万亿,在世界经济总量第二,蓝人均排在81位,而我们食品安全状况,我们英国经济学杂志这几年有一个统计,我们的食品安全状况,达到全球的41到42,它是根据你消费指数,食品安全状况,国家营养水平。所以我们人均这个食品安全状况是达到了发达国家,所以我在想说什么呢,食品安全状况好不好,第一个不能靠感觉,第二个不能靠说,听,要看事实,要看数据。我们中央电视台最著名节目叫焦点访谈靠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整个标准和国际接轨,我们食品安全状况越来越好,2001年时候中国食品安全合格率66%,今年97%,这个曲线上升30%多,所以可以负责任给主持人讲,您关心问题也是我天天关心问题,劳动哪儿吃饭问广局长吃什么,他觉得我管食品的,你吃什么我们就放心,你大胆吃,在中国吃什么都是放心的。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我今年在记者招待会讲我们合格率是97.6%,有2%的不合格率,对于每个人来讲是100%,这个2%的不合格率,在中国很小的数据也很大的绝对数。我们现在有6000万户养猪的,有2000万户养鸡的,规模化程度只占到50%,风险安全隐患很大的。但是还是请注意放心,我跟纯良司长我们俩全产业链管,我是管生产环节,到收购加工环节,在纯良司长这儿,我们这些官员每天会殚精竭虑弃而不舍为食品安全努力,因为我们也是消费者,我们都是利益的共同体。


主持人董倩:我绝对相信您提供的数字准确性,这个是不假的。但是我给您举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我采访李安清,是一个农民,得了空鼻症,非常难受,到医院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医生拿着一个报告告诉他手术成功的,所有显示我这个手术做的很好,一点问题没有,你应该好了,这个患者及其难受,做完手术以后生不如死,杀了医生。究竟谁的错,医生显示数据是正确的,他很难受,我也不知道这么比合适不合适,但是会不会有可比性。


广德福:我在想他做手术,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我想还有7位,不能把时间占的过长,我是经常讲三分钟说两分钟。您问这个问题接着回答,医生手术如果觉得报告好,个人感觉到难受了,诸位你吃什么农产品感到不舒服了吗,可以举手,你说哪儿不舒服,我到哪儿查封,因为吃了以后没有不舒服,同时我们的寿命还增长了。


主持人董倩:谢谢您,广局长。马司长,我刚才问局长在干什么,您每天都在干什么?


马纯良:我们每天确实是在加强食品安全的监管,目的就是提高我们的食品安全水平,让人民群众能够吃的更安全。


主持人董倩:您觉得您平时工作做这些,我们特别理解您,您在把关,在把关过程中最难的在什么地方?


马纯良:这个问题非常好,食品安全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确实现在食品安全的监管,难度非常大,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现在和刚才的话题我们的整个环境的污染,包括水土壤的污染使我们的这个农业的种植带来了风险。再有就是我们一些农药兽药的使用,也给我们食品安全带来很大的风险,尤其是在养殖环节,那么抗生素的使用,也使我们食品安全一个隐患。这是刚才我们广局长说的,使用农产品。


从整个食品的生产经营和餐饮环节,我们现在发放生产经营许可证的食品经营的主体现在大概是1200万家,在这些庞大的经营主体当中,80%的都是十人以下的小企业,或者是小作坊。确实我们的整个生产的管理水平,我们的研发水平,包括我们的检测能力各方面都还有很薄弱,所以企业责任不落实,我们食品安全现在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再有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现在诚信意识也需要增强,还有就是一些违法犯罪分子制造一些食品安全的生产经营有毒有害的食品,这些都是我们现在监管的难点,重点。


主持人董倩:今天我绝不是说为难您和广局长,我们就是想希望我们用这些问题督促你们一定要把好这道关,我们的吃,我们自己把不好这关,因为我们不可能到了市场上去武装的像一个什么队员一样,带着各种各样检测工具不可能的,你们在帮助我们,所以希望你们加倍工作,别因为我这两个问题打击了你们的积极性,希望你们更有积极性,你们的数字我们信。来自美国驻华大使馆农业专员詹尼弗•克莱氟,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你们作为一个农业专员,在中国可以帮助中国目前存在的这些食品方面存在的问题你们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什么?


詹尼弗•克莱氟:谢谢你的问题,也感谢您邀请我参加今天这个小组讨论,我们与中国合作非常紧密,我们交流经验,交流技术,有很多的跨国公司他们来到中国,都已经贡献了很多自己的经验。您刚刚问过我们都在忙什么,我跟您说我很高兴能够在中国工作,我从2014年就来到了中国,我在忙的事情是这样的,一直来研究2015年出台的食品安全法,如何研究中国的食品安全法律政策,来帮助美国的出口商更好的向中国商场出口美国的食品。我得说2015年现在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中国有很多的监管措施现在已经到位了,进步很大,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你要想了解中国,就得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食品供应商,中国食品供应链到底有多复杂。


从这个方面来看我们美国是有一些教训的,监管越来越严格,不一定会让我们的食品安全更好,监管必须要清晰,易于了解,容易执行,才能够改善食品安全情况。这些本地的企业其实可以帮助政府来改善食品安全情况。


另外咱们刚刚有一个同事,我有一个同事刚刚说过,为什么食品安全大家已经下了大力气,在改善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问题。中国就是因为中国的体量太大,我想要讲两点,第一点就是这不是政府的责任,尽管政府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消费者还有供应商,还有农民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我们必须要一起合作,才能够找到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些风险点。这点非常重要。


第二点就是现在有很多的食品安全问题,但是没有任何东西是零风险的,什么事情都有风险,这些问题既然被报道出来了,大家都可以采取一些行动,作为一个消费者,我想听到的是有了问题以后有解决方案,不希望媒体上什么都没有报道,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觉得这才是正确的想法。


主持人董倩:来自国外的观点有时候能够帮助我们更全面看待问题,刚才质疑了两位政府官员,实际上他们真的是坐在这个位置上很难的,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如此复杂的一个中国市场,美国地方跟我们差不多,可用地比我们很多,他的人口只是我们的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他们面对的问题我们面对的问题他们也面对过。他们面对的问题我们都面对过,但是我们面对的问题他们可从来没有面对过,所以就像这位农业专员小姐所说的,就是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并不是说只有广局长还有司长有责任,我们都有责任,食品安全问题在他们手里面也在我们手里。但是更在你们手里,石晟怡女士,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针对您我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问题,就是前一段时间针对那些罕见病的便宜特效药,你们不大生产,这个问题以后怎么解决。


石晟怡:非常谢谢主持人,上来就是一个非常尖锐问题,我先来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国药集团,中国医药集团是目前咱们国家中央企业中唯一一家以医药健康为主业的企业,而且也是咱们唯一一家进入世界500强的一个企业,他目前在世界500强里面是排199位,他的主业就是涵盖了整个的医药健康的全产业链有时候人家问我们是做什么的,我就会跟他们说一个人从生到死可能整个服务我们都提供服务保证。50年代跟60年代的人,可能还有一个印象,当时有一个电影叫为了61个阶级兄弟,当时就是山西平陆的民工中毒,有一种特效药,当时那个电影里有一个场景,就是北京送药来了,当时那个急救药就是国药集团来提供的。


所以他在历史上一直是咱们国家保证人民基本用药和重大的灾情疫情的医疗保证这么一个健康产业集团,您提的这个问题也是,就是因为现在目前咱们国家永远是这个医保的控费,跟享受优质的医疗服务这是一个矛盾,因为就是要在有限的这个医保资金内,去覆盖更多的人,解决更多的人民群众的医疗保健的问题,这个一直在平衡的一个问题。


因为要降低药价,出现了药品的招标,由于这个药品招标,在最开始的时候,他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所谓的低价中标,造成一些低价的药,一些比较特殊的低价的药利润非常低的药就没有药厂去生产了。现在这个事情国家的有关部门也在正在研究解决的办法,就是有可能以后低价的药请一些企业定点的生产,由我们向这种大型的企业定点的收储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董倩:所以石总作为世界500强第119位,从质量上我们相信您的,接下来就是怎么能够让你们的这种产品能更具有普惠性,在我们阶级兄弟急需要的时候你们在第一时间说北京送药来了,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期待,谢谢您。


接下来刘龙海先生,新希望集团首席标准官我知道新希望以前就做猪饲料,看到超市里面人吃的酸奶也做了,对你们来说标准问题就特别的严峻了,以前给猪,吃糟一些无所谓,人和猪不一样,所以说这个标准你们是行业标准,还是企业标准,还奉行的是国家标准,什么标准?


刘龙海:首先感谢主持人给我这么一个发言的机会,也非常高兴与与会的各位共同讨论食品安全,刚才主持人也提到关于标准,也涉及到新希望集团的一些业务。我简要的说一下新希望的一些情况,首先这个新希望集团是新希望的最大股东,集团这边有乳液,有房地产,在我所在的这个部分,他的旗下上市公司,也是新希望集团旗下最大的公司,目前我们的公司名字叫新希望刘河,中国最大的饲料企业。


我们在过去的35年当中,从刚才主持人讲的,最初做饲料,延展到我们最后做食品,实际我们甭管是做饲料还是做食品,我们都是秉承以国家的标准,作为我们的这个最底的一个基准线,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整个行业去制定一些行业的标准,能够实现一个行业的自律。在我们企业自身基于自己的特色,自己的一些产品,去制定高于行业标准的企业标准,去向消费者提供一些优良的产品。


主持人董倩:您刚才说这个企业标准实际上对于一个优秀的企业来说,它绝不会仅仅满足于国家标准,不会满足一个行业标准,它想成为老大就要自己制定标准,让别人跟着走。现在在乳液你们跟着别人走,还是别人跟着你们走?


刘龙海:在这个乳液这一方面,因为在乳液的标准不归我管的这一部分。


主持人董倩:你管的是猪饲料的。


刘龙海:主要是禽肉制品,猪肉制品,以及熟食品。


主持人董倩:您所掌握的这个标准,是您引领着行业,还是您在追随着行业?


刘龙海:在某些领域吧,我们是引领行业,在有一些领域我们要跟着行业的一些老大,比方说在猪肉产业,有可能双汇会比我们做的更优秀,我们就跟着老大哥跑。


主持人董倩:所以刘先生我们今天说到这个食品药品的安全很重要的是企业身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负担,只有作为大的企业领军的企业,你们制定出优异的标准,严苛的标准大家都会跟着你们走,我们吃的喝的才有安全,他们只是一个帮着我们去把关的,真正源头是你们。所以拜托了。


刘龙海:主持人,我还是想讲一个关于我们这个行业的,一个食品安全的情况,也是借这么一个机会,让大家能够正确的认识我们农产品的食品安全。实际作为食品安全大家都在讲,真正安全问题并不像大家讲的有那么多的问题,实际上我们都在讲社会共治,企业自治等等这方面,但是我们真正的源头部分,都是一个个体,我们的消费者也是一个个体,那么作为在源头个体是什么呢?最基础就是农户,那么他们最缺少的是一个专业的知识,或者是一个可以落地实施的一个规范,我们作为企业制定标准,还是制定规范都是为了帮助我们中国的养殖农户或者是种植农户来提升他们的专业知识,来减少问题。我们现在包括广局长,还有马司长讲到的一些食品安全的问题,并不是说跟随大企业发生的一些习惯性的问题,只是说作为一些个体的农户,他们自己对专业知识不掌握,不了解,和无意当中触发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董倩:他们的问题恰恰你们来解决。


刘龙海:所以作为我们大企业来讲,更多的引领我们,以我们大企业为龙头的前面整个产业链,尤其对源头农户他们一个专业知识的提高,这是在源头的这一方面的能力提升。更重要一点,我觉得还是要通过主持人能够呼吁一下媒体,能够正确的引导我们的消费者,正确的掌握食品安全的知识,并不是说只要有报出食品安全新闻,他就一定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董倩:您可千万别这么说,中国消费者最宽宏大量的,乳液出多少问题,我们照样喝酸奶,千万别说是我们的事。


刘龙海:我想表达不是说它有什么问题,就是说现在实际网络的一些谣言,食品安全的谣言占到45%,而且比例比较高的。我们作为大企业,另一项工作也是在去跟包括跟一些媒体,还是跟一些公益机构去做食品安全知识的一些普及和宣传,让他们真正的去甄别,什么是好食品,什么是有问题的,这样他们从自身的人身健康角度,真正掌握这个知识,才能让这个食品安全问题无法遁形,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自己不知道怎么选择,只图便宜的话,这个问题还会持续存在。


主持人董倩:所以说到头,我觉得作为一个新希望集团大企业钱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履行自己社会责任感的时候了,非常感谢。曹永梅同志,来自旺旺集团,我自己企业从我厂门,从我生产线出去的没有问题怎么做到,怎么影响更多的人做到。


曹永梅:感谢主持人还有各位嘉宾,我想旺旺从1992年从台湾到我们祖国大陆来发展,到现在已经做到年销售额大概200亿左右的做小食品。从一片雪饼,一罐旺仔牛奶,一袋小馒头慢慢做到这样一个规模,对这个市场是有相当多的了解和不断的提升的。


我们自己的整个企业的我们这样有一个使命和责任,我们是希望消费者吃的安心,吃的放心,而且吃的快乐。我们给自己定位就是让所有的消费者对民族的这样一个食品,企业有信心,也成为整个民族的工业当中能够引领人文关怀和先进理念的这样一个标杆。


回应主持人刚才讲的,对于这样一个标准自我要求,我们旺旺有自己的WSM,就是旺旺标准生产管理体系,从最源头的原料的监控到最后到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我们整个的有自己的一个旺旺标准生产管理体系。因为我们对自己定位就是成为整个行业当中优秀的标杆,所以我们在所有的就是要求检测,无论是最后的成品,我们对自己有相当的这样一个严格的要求和指标在里面。


主持人董倩:旺旺也是伴随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在这个情感上,也是有寄托的,因为这是我们当时我还小的时候,就觉得能吃到零食,旺旺是外资的,比较早进入内地市场的,所以希望你们能够严守你们自己定的企业标准,并且能够引领更多企业向你们靠齐,这是大企业应该做的事情,谢谢您。


我们最后有请客德国是布莱特•古利先生,他来自澳大利亚伊拉瓦拉国际健康分局行政长官,我想请您解释一下,您所在的国际健康分局是做什么的?


布莱特•古利:我们是一个多功能的健康机构,我们提供全方位的产品和服务,从早期营养到老年人的营养服务。早期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合资公司,现在我们有一个医疗中心进行科研活动,希望这些科研能够使美澳相互认可我们的医疗学位。


同时我们从爱尔兰、英国和加拿大也引进了一些专业知识,我们希望在与美国相互认定之后,其他国家也能认定我们,那么中国的大学的学位在澳大利亚有些是得到认证的,我们也希望能够双边认证各自的学历。


主持人董倩: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刚才我们唧唧喳喳的说了很多中国食品安全出现的一些问题,从您那样一个角度,您怎么看我们现在所讨论的这个问题?


布莱特•古利:刚才第一位发言人也讲到,食品行业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要帮助国家提高监管能力,提高食物的安全度,同时也要树立消费者的信心,没有人都想重复英国食品行业曾经犯过的错误,这会导致产业整体的崩盘,也使得公众失去信心。FBA的一位官员曾经说过,世界正在转型,世界多极化快速发展,我们必须共同努力,这是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建立一个公共的安全网络,为全球消费者服务。


今天我们认识到要获得成功,必须保护公共健康,我们的思维和行动都应该是国际化的。我们的眼光应该放的更加长远,不止关注我们自己国内的问题。


主持人董倩:谢谢布莱特•古利先生,只要有人的地方都会面临吃的安全问题。我们用短暂的一段时间在探讨我们这个非常沉重的话题,我坚信问题一定是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解决问题也一定离不在发展过程中要用发展的角度发展的观点,发展的手段去解决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今天我们遇到的这些问题是我们快速发展的一个结果,我们接受了4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这世界上没有白给的,一定会附加给你一些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所以我觉得刚才两位领导一位是局长,广局长,一位马司长,他们说的我们真的还真别不信,他们说的是对的,在这个过程中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当然您也别太高估我们的耐心,我们要和政府和企业我们不是彼此是一个对立的关系,我们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我们共同面对的是不良的食品,不法的商人,我们的目标不仅仅就是政府没到位,不是,我们是一伙的,我们共同的敌人不是他们,是不法的商人不良的商品。非常感谢各位给我们提供不同角度不同视角,也感谢大家,我们第二个论坛就到这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