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一带一路合作与发展

日期:

2016-12-19

浏览次数:

0

127-8日,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联合国和平大学共同主办的“第九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圆桌会议——‘一带一路’合作发展论坛”在京成功召开。

 

128日上午,大会成功举办“一带一路”合作发展论坛,在相关国家驻华大使及企业领袖发表精彩演讲后,六位中外嘉宾围绕“‘一带一路’发展新机遇、‘一带一路’金融合作创新、‘一带一路’投资与贸易合作”等议题进行了精彩对话。北欧投资银行中国和东亚地区总代表邵雪民主持对话。

 

对话嘉宾 

 

李耀 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亚洲区首席投资官

阿都尔•达拉科缇 印度工商业联合会执行董事

焦涌 中国对外建设集团副总裁、中外建城市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贺孟升 拜耳(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

卞洪登 华兴控股集团董事副总裁

 

对话内容实录 

 

卲雪民: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现在是第二阶段的对话环节。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讨论中,大家非常深入地了解“一带一路”对未来国家和企业的发展机遇,也讨论中国智慧对“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分享,包括企业机会和未来所在国的发展机遇,讨论贸易投资便利化,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环境保护和经济生产以及负责任的商业行为。现在很高兴地请到来自国际组织、企业代表,以及行业协会的领军人物和大家一起分享。

 

有请对话嘉宾,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亚洲区首席投资官李耀、印度工商业联合会执行董事阿都尔·达拉科缇、有请中国对外建设集团副总裁焦涌、拜耳中国有限公司总裁贺孟升、华兴控股集团董事副总裁卞洪登。

 

世界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机构,世界银行也利用其资金和优质人才以及广泛的知识基础帮助各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在内,走一条稳定可持续和平衡的发展道路,您怎么看“一带一路”发展机遇。

 

李耀:“一带一路”在全球的南南合作有重要的作用,大家知道南南合作是联合国框架系统里非常重要的支持全球人类发展的主题。南南合作重点是南部国家帮助南部国家,“一带一路”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认为是南南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企业走出去变成“一带一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企业走出去,尤其进入到“一带一路”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这是南南合作的重点。支持南南合作,支持“一带一路”,就是未来如何支持二三十年联合国提倡的人类可持续发展,尤其是南部国家如何减少贫困,从而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企业走出去,如果在大格局里讲,它的意义非常重大。国际金融公司代表世界银行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尤其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在“一带一路”上做更多的事情,发挥更大的作用。如何从战略高度往下沉到执行层面把事情做好,我想这是未来大家所共同面临的巨大机遇和挑战。

 

卲雪民:感谢李耀先生为大家分享,民营企业在未来“一带一路”发展过程中拥有的机遇,也给大家提出企业发展和联合国的发展目标有效结合。

 

阿都尔·达拉科缇先生来自印度工商业联合会,印度工商业联合会建立于1927年,甘地倡议成立。印度工商业联合会与很多国家的工商界联合会有广泛联系,在74个国家和地区都建立自己的合作机制,包括中国,与中国的联系密切。1985年开始与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签订谅解备忘录,希望可以听到阿都尔·达拉科缇从印度工商业联合会的角度,怎么看待“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  

 

阿都尔·达拉科缇:我代表印度工商界联合会,祝贺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举办第九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会议。我们和跨国公司促进会有多年的沟通联系,我们看到它们组织此次会议非常成功。2013年秋天开始,习主席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一带一路”倡议引起广泛关注,也得到国际社会极大的兴趣。我们认为“一带一路”倡议非常重要,可以加强国家之间的友谊,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相互借鉴。在历史上可以看到,传统丝绸之路不仅仅是贸易的通道,也是友谊的通道,有力地推动不同文明和国家之间的对话和相互学习。我们的共同谅解在很多领域达成。20153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出台《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我们在共建“一带一路”方面签署30多个谅解备忘录。把亚欧大陆联系起来的倡议予以实施,亚投行开始运转,丝路基金已经出台,这些都为“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倡议提供资金支持。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希望这次圆桌会议能够帮助企业家之间更好相互了解,可以使得具体倡议和项目真正落地,我们也愿意继续地同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加强交流沟通,为共同繁荣利用资源。

 

卲雪民:的确,您说的非常重要。“一带一路”倡议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倡议,也是推动友谊和人们文化之间交流的倡议。

 

我们请来自中国对外建设集团公司和中国城建建设投资公司的焦涌总,中国对外建设集团成立于2016年,而且以科技和金融为双翼系统整合科技金融产业资源。焦涌博士也是我们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的副理事长,在很多经济建设的活动里非常活跃。作为国家建设部背景的企业,在“一带一路”发展过程里,你们展望的机遇,也希望可以听到看到的挑战。

 

焦涌:中国对外建设集团是最早走出去的,之前的使命是中国对外使领馆的建设和劳务输出,包括中国对外援建,这是我们来做的。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中国对外建设集团和北京大学成立北大海洋研究院,目前正在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2014年开始发布中国经济年鉴的“一带一路”卷,做沿线65个国家的国别研究和股通指数研究。大家可以看到网上经常发布的“一带一路”指数和国别研究,这是中外建集团参与研究的。

 

我们发现在“一带一路”国家的研究里,有35个国家,将近半数的国家人均GDP水平在3600多美元,四千美元下。亚欧带40亿人口占全球人数的55%,但GDP占全球20%。我们在“一带一路”走出去过程中,国别选择上需要谨慎认真对待。71年美元和黄金脱钩后,大家知道布雷顿森林体系让美元成为霸主。走出去机遇是一方面,人民币走出去也是更加重要的战略选择,也是国家层面的选择。2016年中外建专门成立以“一带一路”的PPP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包括特色小镇美丽乡村建设为主的,以金融和文化旅游为两翼的平台。主要也是在整合全球资源,我们现在主要做特色小镇和美丽乡村建设以及PPP领域的投资。我前几天在三亚有中国企业家全球化论坛上谈出一个观点,中国未来企业都会是互联网企业。目前企业走出去,首先应该关注用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的方式让企业走出去。有了互联网+以后世界平等,更加快速和顺利,我想“一带一路”走出去的时候,我们的企业想好了没有,传统的方式走出去风险会是哪一些。

 

卲雪民:昨天讨论企业如何走出去,如何在“一带一路”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作用。贺总来自拜耳中国,最早的合作是1882年。拜耳公司不仅见证中国的变化与发展,发展中的中国给拜耳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发展机遇,我们希望可以听到贺总的看法。

 

贺孟升:改革开放从1978年以后,到现在将近30多年,我讲了全世界TOP20的医药公司在中国都落后,全世界TOP100个,80%都是在中国。今天的经济情况下还有没有必要叫它们再进来。我认为时间过去,该来的早就应该来了,如果再进来是不是产品不一定是先进的,我们也不希望一些国外淘汰的产品到中国来,我们也不希望一些仿制品到中国,因为中国医药品产业过剩。

 

“一带一路”题目很大,涉及到65个国家的利益,这是很大的题目。我拿到了邀请以后一直在思考,题目怎么做。题目做的好习主席很光荣,做的不好要丢习主席的脸。出去的人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要研究好可行性,不要以为在中国做的这么好,在国外也会做的这么好。在这个地盘你说了算,那个地方不一定。要做大量的市场调研,不要说无所谓的,到那里潇洒走一回再回来,这个思想不对,认真做好调研和可行性报告,扩大困难。

 

出去的理念要对,不要出去就是挣大钱,赢了再赢。出去一定要双赢,你赢对方国家也赢,只有这样人家才会欢迎你,不然人家要敢你出去。出去的时候做长期准备,很可能今天我很富裕,不代表对方的需求量也很富裕。走出去的企业家要和走进来的跨国公司一样遵纪守法,这会给大使馆造成麻烦,也会丢中国的脸。

 

卲雪民:感谢贺总分享的四点,遵纪守法、遵纪守法、遵纪守法。不仅是针对走出去的大企业,民营企业如何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尊重当地的传统文化。如何关注当地民生与环境保护,这是至关重要的方面,也是未来走出去可以成功的重要因素。

 

下面请华兴控股集团的卞总,不仅集团拥有梦想,而且它们也在实现的路上,华兴控股集团致力于为全球领先的资本整合运营商,政府、企业、资本三者之间起到重要的桥梁作用。现在目标听起来如雷贯耳,希望通过资本多元化,管理科学化,经营的规模化,市场国际化,打造世界级的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我希望听到卞总对融资创新,很多民营企业如何走出去,如何解决资金问题,希望听您的意见。

 

卞洪登:2004-2005年投放1600亿,帮助60多个企业走出去。江苏地方银行,我们现在成为大股东,在苏州生产丝绸之路的源头投资量很大,新疆的核心区福海经济圈我们现在是主导者,有四国六方会谈,我们一直在推动。对话完了我送沙特的人,沙特两万亿的主权基金采购中国在内的科技成果,我们一直进行紧密的合作。印度工商会的主席,我们应该是多年前的老朋友,我在西藏拉萨有两个带观光电梯的厂商,有一个是我们的。我作为《丝绸之路》书的作者,也作为资助国家发改委和文化部搞的第一届世界丝路文化论坛大会主席,我们一直在致力于丝绸之路文化的国际交流和丝绸之路上的经济合作。我们国家不仅仅是四大发明,比四大发明还伟大的科举制度,北京的小女孩拿这个就挣了几千万。中国丝绸之路的文化发展不可限量,我们成立了十亿元的丝路华兴投资公司,做专项丝路的发展。

 

卲雪民:我有一个问题针对李耀先生,刚才讲到“一带一路”对民营企业的机遇,对很多企业走出去有好的想法。您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包括亚洲民营企业非常了解,希望听到您对在座的企业未来走出去,包括到“一带一路”国家发展业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

 

李耀:说跨国公司走出去,尤其是“一带一路”、南南合作,67个“一带一路”的国家里,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如何建立风险管控机制或者是架构,这对中国蓬勃发展的民营企业尤为重要,风险经营包括风险如何考虑,社会环境如何考虑,产业优势结构上怎么考虑。把你面临的风险以及收益想清楚,建立出比较完整地针对风险进行识别管控,以及最后解决的方案。对外投资的过程里,可以把收益和你潜在的风险关系理清楚。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合作伙伴组织,更加重要的是与中国朋友一起,怎样在对外寻找投资机会过程中先把风险搞清楚。风险搞清楚问题就解决一半。把心沉下来。战略具体落实需要在座各位企业家的殚精竭虑地工作,具体的运营上,怎样把风险定义清楚化解掉,与伙伴一起把事情做好。

 

卲雪民:金融行业工作者而言,金融风险管控一直是第一位。李耀博士建议对所有企业都适用,如何对投资机遇进行分析识别风险,为成功打下良好的基础。

      

阿都尔·达拉科缇先生,很多投资者对印度的机遇感兴趣,中国企业到印度投资,您认为哪一些行业机遇值得大家考量。

 

阿都尔·达拉科缇:我个人认为“一带一路”的概念和走出去的概念有所不同,走出去的概念比较老,大家在自己的生产能力多余的情况下走出去是对的政策。但“一带一路”是大的政治和经济概念,这也是世界国际化的概念。“一带一路”要真正理解概念,两个国家中间的谈判,如果要跟印度做“一带一路”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必须得双方有利地情况下做,但怎么把双方的利作为国际的利,这是我们需要做的。希望“一带一路”帮助世界的国家国际化更深一点,这是和平最大的基础。我们愿意“一带一路”概念可以成功。

 

印度和中国是两个大国,印度12多亿人口多,中国人口13亿多,世界40%的人口在这两个国家里,我们也是世界的经济动力。印度7%的经济发展,中国是6%的经济发展,机会非常多。印度需要中国公司投资合作基础建设,这是“一带一路”的基础。这个角度,我们欢迎中国公司到印度来,在基本建设方面,包括铁路、高速公路、机场、智能城市等领域进行合作。印度和中国一样,也是历史长的国家,中国在印度要找到好的合作伙伴。我们欢迎中国企业到印度进行投资。谢谢。

 

卲雪民:谢谢阿都尔·达拉科缇。印度是非常重要的国家,良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未来“一带一路”的发展来说,找到良好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听到阿都尔达拉科缇:刚才讲了以后,我相信焦总非常高兴地看到印度机会。时间的原因,“一带一路”是很长的话题,重要且深远,感谢每位嘉宾展现的智慧。

 

最后,引用潘基文先生说的话,对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我们没有B计划,我们只有一个计划,而且我们只有一个家园,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开放、包容、合作、共赢,则是“一带一路”发展最广泛的共识。我们希望能够在未来的时间里,所有会员单位和企业联手,把“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落实,为“一带一路”国家的人民提供更好选择生活的方式和基础,为推动“一带一路”地区的和平发展做出应有贡献。

 

以上内容根据速记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