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副首相:西方不能只把中国看成一个市场

日期:

2010-11-06

浏览次数:

0

第四届“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于11月5日-7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网易财经作为本次会议的特邀媒体合作伙伴在现场进行直播。英国前副首相彼得·曼德尔森出席了会议并做主题演讲。

彼得·曼德尔森说:“我坚信像今天这样的会议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政治领导者,必须帮助建成一个共同的愿景和日程。我也承认有的时候我们在西方的这些人容易犯错误,只把中国看成一个市场,而不是认识到他是一个正在经历着巨大变化的社会。我们在西方不应当只关注中国的市场繁荣,也应当关注中国社会的和谐发展。”

以下为文字实录:

彼德·曼德尔森:女士们、先生们,真的是非常感谢邀请我在今天早上的会议上发言,感谢对我的邀请和欢迎!对于我来说,能够回到中国,回到北京,重新见到我的中国、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老朋友们,我感到特别的高兴。当我在担任欧盟贸易代表的时候,我非常非常的关注中国,而且在这个方面花了很多的时间,当时也跟中国有很多的交流,对于双方的贸易、投资有了很多的了解。

首先,贸易是非常的重要,对于世界的发展和机遇来说都很重要。中国的可持续增长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的引擎,对于欧洲的企业来说,也在中国的增长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新的、重大的机会,包括发展低碳经济,我们都在致力于推动低碳经济。为了进一步加强关系,推动先进技术,促进各国企业的发展以及加强全球的供应链,我们都面临着机会。

我一直也强调一些理念,比如说我坚信开放的经济对世界经济是非常重要的,经济国民主义和保护主义不会帮助我们解决任何问题,我坚信这一点,而且我呼吁一些企业的理念,比如说公平竞争,诚信经营等等。这些对于任何商业关系都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我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我将会继续促进好的贸易投资和商业的关系。

在我看来,在中国关于贸易方面我过去几年做的工作,就表明我有这样的意愿,我相信中国的企业属于全世界,而并不仅仅属于中国。上周我在经济学家杂志上发现出了一个对中国经济依赖的指数,对好几个全球的跨国公司做了调查,他们都在中国有很多的投资。但是对于我来说,我看到的是这种依赖性的双向性,也就是说对于中国以及对于我们欧洲,中国成功加入世界经济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中国今后的可持续发展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随着中国的繁荣不断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技术的转移,而且生产出更多高附加值的产品,以及有了更多的海外投资,这一点就显得更加重要了。所以,中国是我们更加重要发展的伙伴,无论是对于企业的发展还是合作来说都是如此,我们也可以加强和第三国家的合作。

回顾过去,我在担任贸易代表的期间,对于中国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纺织品产业的问题,当时是中国加入全球经济面临的一个重大的障碍,很重要的是要可能的呈现中国融入世界要实现,但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有一些合理的期待,以及中国本身对于全球经济的重要性,我们也实际上看到了中国的作用和它的核心地位。但是我们也需要保留西方对自由贸易的追求以及欧盟国家、美国民众对于自由贸易的追求。如果我们在没有能够抚平公众对于全球经济中心由西向东转移的观点方面加强他们的认识,那么我们都会有所损失,所以作为政治领导者,我们都要努力实现这样的转移。

现在在人们的认知和事实方面有着一些差距,在东西两边都是如此。西方有一些人担心中国不断上升的经济和繁荣,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不和谐以及担心大规模的经济转型和社会转型,西方担心如何跟中国的低成本竞争,而中国则担心如何同西方在知识和技术的比较优势上竞争。现在我们可以有必须弥合这些分歧,但是这需要时间,也需要双方密切的对话。不管是政治领导者,还是商业领袖之间在中国和欧洲国家之间都应当有这样的对话。

正因为如此,我坚信像今天这样的会议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政治领导者,必须帮助建成一个共同的愿景和日程。我也承认有的时候我们在西方的这些人容易犯错误,只把中国看成一个市场,而不是认识到他是一个正在经历着巨大变化的社会。我们在西方不应当只关注中国的市场繁荣,也应当关注中国社会的和谐发展。

我很高兴的是英国首相卡梅隆以及高级别的英国政府的团队在下周将会访问中国,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并且表明了不同英国政党都同样重视中国,我也祝贺胡锦涛主席近几天对巴黎的成功访问,其他很多欧盟国家的高层领导人也经常到中国来,这就表明了中国对欧洲的重要性,也表明加强双方关系的重要性。

除了双边国家间的来往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同样发展商业之间的合作往来,同样个人之间也需要有更多的来往。在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上贸易成了一个重中之重。我担任贸易代表的时候,我说欧洲必须要从长远的角度出发考虑中国和欧洲之间的关系,我们能浪费资本。在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上,比如说市场经济地位,销售解禁方面,我们要认识到这些只是我们关系中的一小部分,在一些重要的问题上,不能够释放错误的信号,不能够认为中国还是处于落后的状态或者是说是我们的敌人,这不是正确的看法。我们在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上,不能够这样对待中国。

女士们、先生们,最后我要再次强调,我们需要加强相互了解,弥合分歧,成为伙伴,为了支持欧洲对中国的开放,保持这种开放,我们必须说服欧洲的民众,中国对欧洲是开放的。最近7月份,欧盟商会出了一个报告,他在庆祝中国带来的巨大市场机会,但是,他也对中国的商业环境表示了担忧,64%欧洲的公司说中国是他们的三大投资目的地之一,但是39%的公司认为中国对外资企业的归管环境会变得更加的严格。所以我想我们通过共同的努力,能够扭转这种数字。

我有同事告诉我说中国市场的价值和规模都表明西方的企业总是会愿意到中国来,无论条件如何,都可以忍受。但是对此我保留意见,我对此不是非常的乐观。我的这次讲话就是想跟大家强调一点,在一些监管的问题上,中国的企业对西方的企业都是如此,对于西方在华投资企业的限制也能够适用于所有的企业,包括中国的企业。企业和增长如果没有很好的汇集于外来的企业,那么也会影响到所有在中国的企业,包括中国自己的企业。

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在开放的过程中,市场化的过程中,在1978年的时候,中国就已经开始了这样的进程。中国将会全面的建成这样的工程,还是半途终止,今早听到了张德江副总理的讲话,我感觉非常的振奋,他说的非常重要,也非常鼓舞人心。这并不是仅仅关于谁的经济模式更好,中国的更好还是西方更好,事实是所有国家的经济模式都有缺点,有缺陷,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创造更好的条件促进企业的增长,实现可持续的发展,我们如何最好的把这些归管的机制用于促进创新,我们如何建立最好的伙伴关系和合资企业,我们如何能够最好的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和相关法规的落实。同时,建立最好的仲裁机制,在需要的时候发挥作用。这些是从长期上讲,企业所关心的问题,无论是中国的、美国的还是欧洲的企业,都是如此。

刚才信息产业部的李部长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些阐述,我听了以后感到非常的鼓舞。这些问题不应当成为我们之间的分歧,而应当成为联合我们的纽带。就像是我们在打击保护主义的时候,应当不断的合作一样。就像我所说的,中国的内需确实是非常的重要,中国的发展并不一定意味着欧洲的衰落,我们必须告诉我们各个国家的公民,我们能够也必须共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变化,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其他国际平台上加强合作,在这方面我向中国及其国家领导人对领导世界经济,走出危机方面所做的工作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感谢!

最近,有一些激烈的争议,在我看来美国也就是最公开批评中国的国家,说中国未来五年对国内需求的关注是不合时宜的,关键是我们获得变化的时间幅度,经济转型不会再几个月完成,这一点必须要说清楚。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我们应当通过今天的会议向世界传递这样的信号。各个国家选举出来的政府应当帮助促成最好的全球的氛围,有利于企业和贸易的增长。中国和欧洲的企业应当并肩前进,我衷心的期待今后作为我个人能够为这样的一个趋势做出贡献!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