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利根:中国银行业要努力将国际标准本土化

日期:

2010-11-06

浏览次数:

0

第四届“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于11月5日-7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网易财经作为本次会议的特邀媒体合作伙伴在现场进行直播。中国银监会副主席郭利根出席了会议并做主题演讲。

郭利根说:“要清醒的认识我国的国情,从我国的银行业实际出发,结合我国监管实践和经验,努力将国际标准本土化,杜绝简单的照办照抄。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综合各级标准中科学、合理的部分,统筹规划,构建我国银行业长期文件的发展制度。针对系统重要性和非系统重要性两大类的银行,分别采取差异化监管的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综合考虑各类监管工具复杂程度和需求的急迫性,循序渐进的开展制度的建设。”

以下为文字实录:

郭利根:尊敬的郑万通副主席、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银监会对第四届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的成功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把美国次贷危机全面升级为全球金融危机,发达经济体的金融体系遭受重创,世界经济陷入了衰退,时光推移,两年过去了,尽管世界经济全面复苏的道路依然漫长,但包括中国在内的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已在致力于重新构建金融发展和金融监管的框架。尤其是通过强化严格的审慎监管,防止大规模的金融危机的再次爆发,借此机会我想跟大家交流几点意见。

在应对危机的过程当中,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银行界和金融监管部门普遍认识到了金融创新过渡,银行全面风险管理的缺失,金融监管弱化等严重影响金融稳定和秩序的深层次的问题。改革声音迫切,主要新兴经济体也通过20国峰会等平台参与了国际监管规则的讨论和制订,话语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2009年,银监会成为金融稳定理事会和巴塞尔委员会正式的成员,代表中国多层次、实质性的参与了工作。今年的9月,世界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部门的代表在瑞士巴塞尔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协议,现被广泛称为巴塞尔3,所指的是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提出的国际银行监管制度改革一揽子的方案。

本次国际金融监管改革涵盖了微观、中观和宏观三个层面,各有侧重,又相互支持和强化。其中资本监管制度的改革和流动性监管,国际标准的建立是此次改革的核心,也是现阶段改革成果的主要体现,按照G20领导人确定的宏观审慎与微观审慎、资本数量和质量同步提高的改革方向,目前巴塞尔委员会提出的以提高资本监管标准和新的流动性监管量化指标为主的改革内容。

针对危机当中暴露出来的资本虚高等问题,巴塞尔为会提出修改资本的定义,提高普通股在监管资本中的比率,扩大监管风险的覆盖面,以增强风险吸收的能力,建立超额资本的要求,以缓解经济周期效益,对系统重要性,银行提出附加的监管要求。同时,引入简单、透明不具有风险敏感性的杠杆率要,降低杠杆率的水平。

针对欧美大型银行过渡以来资本市场作为批发、融资来源的内在脆弱性,巴塞尔银行提出了两个新的流动性监管量化的标准,分别衡量银行短期应对压力情景下资金流失的能力,和中长期内使用资金稳定的来源和发展的能力。新的改革框架虽然可能在短期造成波动,但是中长期有助于推动商业银行回归传统业务,提升银行机构的风险,防控能力等。我们也看到,改革成果与最初期待之间仍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比如说严格限制商业银行资本投资等长效机制,并没有纳入本次监管改革的范畴,根本性的问题和缺陷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

除了深入分析研究此次监管改革对国际银行业发展可能产生的正反面的作用,我们还必须全面的评估国际监管规则的改变,对我国银行业内部金融管理和外部监管的影响。中国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杠杆率和流动性指标均处于较好的水平,特别是资本质量优势比较明显,但是作为新兴市场的大国,中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经济仍将保持快速的增长,消费结构升级,工业化和城镇化推进所带来的信贷扩张需求仍然强劲,新的监管标准下,满足资本要求,增强流动性和稳健性的压力更加巨大。

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不断的加剧全球金融竞争,中国的银行业监管者必须与银行家一起科学规划发展战略,强化以资本管理为核心的风险约束长效的机制,构建并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银行业审慎监管的框架,全面增强银行业的竞争力。

第一,立足国情,统筹规划。清醒的认识我国的国情,从我国的银行业实际出发,结合我国监管实践和经验,努力将国际标准本土化,杜绝简单的照办照抄。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综合各级标准中科学、合理的部分,统筹规划,构建我国银行业长期文件的发展制度。针对系统重要性和非系统重要性两大类的银行,分别采取差异化监管的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综合考虑各类监管工具复杂程度和需求的急迫性,循序渐进的开展制度的建设。

第二,积极推进资本充足率、动态拨备率、杠杆率和流动性比率的建设。统一研究树立我国政策监管政策的基础上,严格审慎的审定资本充足率监管标准,明确核心一级资本和总资本的比例水平,对所有银行实施留存资本缓冲的要求,并对系统重要性银行设置附加的要求。研究探索在信贷高速增长。提出贷款拨备率监管的要求,将根据宏观审慎的监管要求对上述的比例进行动态的调整。进一步推进杠杆率监管的制度建设,审慎限制银行杠杆率的水平,有效约束银行业务规模过渡的扩张。在保留现有的简单实用指标体系的基础上,引进新的流动性监管标准。

第三,坚持行之有效的结构性监管措施,提高金融创新能力和服务的水平。一直坚持并完善限制性的监管措施,避免银行变得过于复杂,防止不同市场风险相互的传染,主要措施包括维持现行银行体系与资本市场之间的防火墙安排,严格限制商业银行参与的场外衍生品交易类型。如果银行所投资跨越子公司,在一定时间内管理与业绩仍不高于行业平均的水平,要求银行坚决的退出。

鼓励金融机构进行成本可算,风险可控,透明度高,风险补偿能力充足的金融创新,清醒认识到金融创新是经济增长必由之路,我们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放任自流。只有满足了经济和消费者的需求,适应我国国情和本土市场的需求,监管得当的金融创新才是我们所需要的。促进银行业可持续发展。

第四,切实提高素质,打造一流的人才队伍。在国际监管改革的大背景下,推动银行业真正的转变发展方式,归根到底要靠先进的理念、制度、技术和人才,在推进银行业发展和监管事业进步的过程当中,我们一定要善于发现人才、创新用人机制,优化人才环境,在制订发展战略的同时,考虑人才的保证,在落实政策措施的过程当中,考虑人才的导向。

女士们、先生们,国际经济复苏的步伐正在加快,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帷幕也已经拉开,中国十二五规划开局在即,银行业拥有着难得的发展机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让我们携起手来,为中国银行业美好的明天贡献我们的才智,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