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官员:中国应加强煤层气利用

日期:

2009-11-14

浏览次数:

0


发改委官员:中国应加强煤层气利用

图: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巡视员高广生


第三届跨国公司CEO圆桌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网易财经作为独家门户网站进行全程直播。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巡视员高广生在会上发言时表示,中国煤层气的利用应该大力的加强,他表示,煤层气的利用对于企业既是一个机遇,尽管这里面有挑战,但是机遇更大。

高广生表示,我们国家的煤层气,总的来说不比美国少。但是,美国的煤层气每年利用500亿立方米,我们国家只有10亿立方米。这些没有利用的甲烷气在开采过程中都排放到空气中。甲烷的增温效应或者增温潜释要比二氧化碳高21—23倍,所以,应该加强煤层气的开发利用。

以下是高广生的发言实录:

高广生:尊敬的成思危委员长,尊敬的王森茂主席,尊敬的王茂林会长,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对本次重要的圆桌会议的顺利召开表示最诚挚的祝贺。对会议能给我一个机会和大家就清洁煤的利用有关问题交换意见表示感谢,我想就以下四个问题谈谈我自己的看法。

第一个问题,气候变化是我们全人类全方位面临的一个严峻挑战。为什么说是全人类呢?刚才李干杰同志已经讲了,这个意思就是说不论是哪个国家还是哪个人,在气候变化面前没有一个能够独善其身。所以,它是全人类的挑战。为什么说是全方位的呢?因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它不仅仅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环境,天气的变化,生态环境的改变,更主要的是需要我们全人类改变我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改变我们的发展模式。它涉及到我们发展的各个领域,可以说没有一个领域不与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有关。所以,它是全方位挑战。

面对这个挑战,各个媒体都宣传了很多,而且这几年世界各种领导人的峰会也都在谈论这个主题。所以,我们可以知道气候变化不仅仅是我们每个人关心的问题,也是每个国家领导人关心的问题。温总理凡是外事会见都必谈气候变化问题。好象不谈气候变化就没有知识。所以,可见对我们的挑战之大。面对这个挑战,我们知道今年一个关键的会议是哥本哈根的会议,在2007年印尼的巴厘岛举行的会议上,我们制订了巴黎路线图,这个路线图就是确定从巴黎会议到哥本哈根会议进行谈判的原则、目标。这个目标是什么呢?简单的说就是根据共同但有契约责任的原则,要求发达国家继续率先的减排,而且要确定进一步量化减排指标,这个指标必须是可测量,可报告,可核查的。

第二,它确定了发展中国家要在得到发达国家技术转让支持和资金支持的基础上,采取行动。这些行动也要可报告,可测量,可核查。哥本哈根会会不会成功,关键就是巴黎路线图所确定的这些目标能不能很好的实现。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些谈判的进展,可以说中国对哥本哈根会寄予了厚望,而且做出最大的努力使这个会议取得成功。但是,现在也有一些缔约方试图违背巴黎路线图我刚才讲的这些目标,试图抛弃公约和京都议定书,有一种理论要制定新的法律文件,中国一贯坚持要在公约和议定书的基础上,这也是巴黎路线图所确定的所谓双轨谈判的原则,要在这个原则上进行我们的谈判。,中国对于应对气候变化是非常重视的,也是认真的,我们也正在为哥本哈根会议的成功做出最大的努力。我们李部长知道,谢主任主管气候变化,出国十五六次了,部长级的,在一年内进行了十五六次可见我们是非常有诚意的,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刚才李部长,成思危副委员长也都讲了,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是认真的,而且做出了很多具体的努力,而且有成效。这个我们的领导人,包括胡主席都在多种场合讲了,在这里我不过多陈述,而且有白皮书,那里讲了我们过去要做的事情。而且我们为这个成功也表示我们愿意做更多的承诺和行动,这一点我想胡锦涛主席在9月22号的联大峰会上讲得很清楚。要使我们国家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在2005年的基础上有显著的下降,我们的可再生能源在2020年要达到15%。我们要加大碳汇的建设,植树造林新增造林四千万公顷,我们的木材种植量要增长13亿立方米。这些都表示了中国为了促使国际谈判的进程,所表达的一个诚意,我们要行动。无论别人怎么做,我们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这些。我们没有像有的国家一样,必须像谁谁谁怎么样我才怎么样。我们中国根据自己的国情要对气候变化做出努力。

第三个问题,煤的清洁利用是这次大会的主题,刚才煤炭司的司长对这个讲得非常清楚,非常明白。他是专家,在座的很多是煤矿企业的领袖人物。除了方司长讲的之外,我想还应该补充一点,在煤的生产过程中,怎么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我认为这也是煤的清洁利用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也是未来实现低碳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个人认为中国煤层气的利用应该大力的加强,我认为对于这些企业既是一个机遇,当然,这里面有挑战,但是我认为机遇更大。因为我们国家的煤层气,有的人告诉我比美国还多,有的人说差不多,总的来说不比美国少。但是,美国的煤层气每年利用500亿立方米,我们国家只有10亿立方米。这些没有利用的甲烷气在开采过程中都排放到空气中。甲烷的增温效应或者增温潜释要比二氧化碳高21—23倍,所以,应该加强煤层气的开发利用。

另外,在开采过程中怎么利用伐缝中的煤层气,更是我们要探讨的重点。没有办法利用的,有的专家告诉我说可以把它处理掉,而且还可以回收一部分热量。这个领域其实也非常值得我们去认真的研究,认真的探讨,这对于我们减缓温室气体有很大的作用,对于我们未来发展绿色经济、低碳经济也有很大的作用。

最后一个问题,大家没有谈到,因为这是国际上议论的一个重点,就是清洁煤利用,这就是CCS,碳的捕捉和封存,我想就这个问题也谈谈我个人的看法。由于我们国家煤炭在能源中占的比例在短期内是不会有很大的改变。但是,煤排放温室气体影响是比较高的。所以,国际上非常推崇CCS。我们国家也非常重视这件事,但是CCS确实也存在许多致命的问题。比如说它如果要电厂捕获,CCS捕获一下就要耗费电厂20%—30%的电能,如果这样的话,我认为没有前景。所以,要研究新的捕捉方法,要研究新的煤炭燃烧技术,才能够降低成本。

第二个问题,它的致命缺点是成本太高。因为要捕捉,目前普遍认为要70美元/吨,所以,成本太高,发展中国家难以承受。

第三个问题,它要求的地质条件目前研究也很有限,这个地质条件是不是和电厂匹配,这又是一个问题。所以,目前专门为了储存搞的还没有先例,当然,有的国家开始在做,但是我所见到做好的不是CCS,不是碳的捕捉和封存,而是碳的捕捉利用和封存,也就是把碳捕捉了以后利用,比如捕捉之后用来做食品,比如我在加拿大和美国捕捉之后用来采油,提高油的开采率,采完之后来利用。我之所以讲这一点,就是希望我们在煤炭的清洁利用方面,这是我们需要探讨的一个领域,需要研究的,但这绝不是我们目前所要优先做的。因为减排温室气体有比这个成本低得多的领域在中国。所以,CCS我们愿意跟踪国际研究,但是这不是我们目前所要减排的重点领域。我就想讲清这一点。

最后,预祝我们会议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