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

日期:

2019-10-25

浏览次数:

0

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与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开发计划署、工业发展组织、环境规划署、经济社会事务部、全球契约组、南方中心七个联合国机构共同主办,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和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共同承办的“第二届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于2008年11月14日—16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隆重召开。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担任组委会主席,并全程主持会议。

“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是经商务部批准的大型国际性高端会议。国际化程度高、影响力大是这次会议的鲜明特色。会议主题为“加强国际合作,推动可持续发展”。目的是为了总结世界500强企业的成功经验,促进我国企业“引进来”、“走出去”发展战略的实施。


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


以下是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发言全文: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我今天只想讲一个问题,就是谈一谈我自己关于这一场涉及全球的金融风波产生的原因问题。这场金融风波影响之大,损失之大,令全世界都感到十分震惊,所以,这一段来,大家都在讨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场金融风波,我也看到了许多的文章,许多分析师的评论,大体他们有这么几种看法,有人说是美国前些年连续的低利率的政策出了问题,这个低利率的政策过度的刺激了消费和投资,造成了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所以有不少人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格林斯潘先生,也有人说是一些商业银行和房地产贷款机构有问题,他们违反了信贷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把钱借给了还不起钱的人,也有人说,这是由于房屋贷款的证券化,尤其是多层链接的金融产品,例如CDO,甚至还有CDO的平方等等,这些投资工具有问题。许多金融产品的风险并没有真正的被许多金融机构,特别是广大的投资者所认识和理解,也还有人说,是评级机构有问题,他们为了从评级委托人那里赚取更多的费用,获得更多的业务,他们有意的或者无意的提高了债券投资的信用评级,误导了投资者。也还有人说美国,包括全球范围内的投资银行的激励机制都有问题,不合理的机制导致了交易人员在债券投资交易过程当中往往只关注当期的收益,忽略风险,还有人说是金融监管出了问题,特别是素以监管严密的美国监管体系存在不少疏漏,尤其是对投资银行的监管不力,也还有人说是银行的混业经营有问题,说美国在1999年终止了40多年的嘎斯斯蒂尔法,取而代之的是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也就是说放弃了分业经营的思路,有人认为正是这场改变孕育了这场风波。甚至更有人认为是美国人的消费文化和生活理念有问题,美国人热衷透支消费和东方人储蓄消费的差异,看来也是造成这场风波的重要原因,等等,各方面说法都很多。

应该说我对这些说法都认可,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原因,似乎大家现在讨论的还不够,我愿意在今天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我曾经在9月份在报纸上写过一篇文章,我提出要从一个新的视角审视这一场金融风波,也就是说我对国际会计准则,我愿意提出一点质疑,我认为国际会计准则关于所谓公允价值计量的规定,一定意义上在这一场金融风波中有它的责任,因为我们都知道国际会计准则明确的规定金融资产或者金融负债都应该按照公允价值,所谓就是市场对市场的原则进行促使的计量或者是后续的计量,这就带来两个问题我们关心的,一个就是所谓的公允价值究竟能不能够保证做到是公允的,合理的。第二点就是说,如果公允价格并不合理,那么他会给金融市场带来什么影响。我觉得这两个问题在这一场金融风波中都有所表现,首先,我们应该承认国际会计准则之所以规定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都应该按照公允价值来计量,这个规定我觉得首先应该承认他是有合理性的,甚至是有必要性的。这可以有效的避免或者说减少金融机构以及交易人员故意掩盖投资过程中的成败得失,从这一点来说这个意义是积极的,而且国际会计准则对公允价值也做了定义,也明确了公允价值在实践中应该怎样产生,概括起来就是这样规定的,也就是说在一个活跃的市场中,所谓的成交价就是这个金融产品的公允价,如果在一个比较活跃的市场中,没有相同的产品成交,那么相类似的产品的成交价也可以作为他的公允价值的参考。从公允价值的定义和它的计量方法的规定我们可以看出,实际上所谓的公允价值具有市场客观性和主观判断性的双重属性,这种双重属性所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个公允价值也许并不公允,也许并不合理,更重要的是它在市场上会造成很强烈的顺周期效应,这种顺周期效应起码可以在三个方面给市场带来影响。

首先,国际会计准则的顺周期效应,他不仅仅是表现在市场高涨的时候,由于交易价格高,容易造成相关产品价格的高估,而市场低落的时候,由于交易价格低,往往造成相关投资产品价值的低估,我想更重要的他还表现在由于市场交易并不活跃的时候,需要通过估值模型来确定这个产品的所谓公允价值的时候,往往并不那么容易发现所谓的公允价值,各种不同模型的差异以及各家金融机构、评级机构所设置的这些模型中的诸多变量的差异,使得固知的结果带有很强的主观判断性,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我们面临着一种模型风险,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当市场很不景气,比如说当前的情况下,一些金融机构按照调整后的变量,根据模型的定价结构,计算它的价值,投资产品的价格非常低,因此他们就需要大量的抛售,大量的抛售又会产生出一些新的交易结果,这些新的交易结果又产生了新的市场交易的价格,从而又出现了新一轮的所谓的公允价,显然这些周而复始的不合理的现象无法保证所谓金融产品的公允价值的合理性。其次,国际会计准则的顺周期效应也影响了一些金融机构抵御和化解风险的能力,在市场向好的时候,以所谓的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产品获利非常丰厚,金融机构的损益表上体现出来了大量的利润,这不仅使这些金融机构的管理层和交易人员滋生了盲目的乐观情绪,也促使了他们的股东增加了要多分红利的冲动,这个都很不利于增强金融机构的可持续的抗御风险的能力。而一旦经济下行,市场看空的时候,相关的金融资产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时候,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的要求,金融机构就要按照不同的资产的属性,可能会提取拨备,金融机构为了规避这些不利的影响,他势必会加大对有关资产的抛售力度。市场立即就陷入了一种交易价格下跌,提取拨备,价格又进一步下跌,因此会继续加大拨备这种恶性循环,最终导致这些金融机构由于资本充足率不足的问题而垮台。我们现在看到一些国际著名的金融机构包括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的困境就是由于这个原因造成的。

另外一点,国际会计准则的顺周期效应也容易加剧各种市场主体和社会公众的不理智。除了前面我所说到的金融机构的交易行为明显的会受到公允价值计量结构的影响之外,他们为了规避自身的责任,他们担心自己职业的水准受到大家的质疑,因此他们往往扮演一种火上浇油的角色,他们在短短的几天内,甚至一天内,就会多次的调整同一个投资对象,同一个投资机构的评级,跨度有的时候多达几级,三级、四级的都有。这种评级的结果的准确性,这种评级结构和投资产品所谓的公允价值相互之间的影响,我想不能够说是合理的和积极的。与此同时,这些未必真正的准确反映资产价值和风险状况的各种信息和数据,我之所以说他们不能够准确的反映他的资产风险,我认为主要是这些方法把资产的流动性风险和真正的信用风险搅合在一起了,没有能够合理的区分这个产品的流动性风险和它真正的基础产品的信用风险。而这种信息通过当今媒体的高效率的传播,又反过来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形成了各种顺周期效应的这种叠加和扩大,总之,我感觉到国际会计准则中关于公允价值的计量的顺周期效应非常像物理中的所谓共振的现象,他促使了众多的投资者在相同的时间内,采取了几乎完全一致的交易行为,这非常容易造成市场上的严重后果。我认为一个好的市场规则,包括国际会计准则,他既要有利于防止和减少市场的不正常波动,又要能够在市场一旦出现波动的时候,他能够起到一定程度的熨平波峰的作用,而不是在市场高涨的时候他在那里助推,在市场低迷的时候他又在那里打压,当然我们很高兴的看到这两个月来,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不少国家和地区的监管部门、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重视和关注,有些地方已经宣布要就固定资产收益的债券的估值方法做出必要的调整。国际会计准则的理事会也于前不久公开表示,要正式的研究这个问题。总之,看来大家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已经开始把它和这场金融风波之间到底有多少关系,开始联系起来考量了。所以我想这些做法可能有助于缓和国际会计准则中关于公允价值的计量原则对于金融机构所造成的冲击。

我想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也启示我们,在全面的分析这一场金融风波产生的原因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对现行的国际金融货币体系,国际性的金融规则来进行全面的反思和评判,这有利于我们今后国际金融市场的进一步稳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