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思危:中国需要世界,世界需要中国

日期:

2007-11-17

浏览次数:

0

 为了落实“十七大”会议精神,进一步贯彻“引进来,走出去”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共同主办的“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于2007年11月16日—18日在中国北京商务部锦江富园大酒店隆重召开。搜狐财经作为本次论坛的独家网络合作媒体从现场发回精彩报道,下面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先生发表主旨演讲:

  成思危: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同事们,我很高兴今天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些我个人的一些想法。由于我是最后讲,所以前面讲过的我就不重复了,另外,现在已经接近午餐时间,如果耽误了午餐,我想大家也不会欢迎我,所以我尽可能简短一点,客气的话,我昨天晚上欢迎的话已经讲过了,现在就不讲了,我主要今天讲三个问题。

成思危:中国需要世界,世界需要中国

 大家知道,经济全球化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我曾经讲过,二十一世纪经济全球化的特点是以知识为基础,以金融为核心,以信息技术为先导,以跨国公司为载体,所以跨国公司在经济全球化中所起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我想越来越明显。

  所以我今天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因此,加强国际合作是我们的唯一选择。

  大家知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引起了世界的瞩目。数字我就不念了,大家也看到了。

多年来,我们保持了比较快速的发展。在各个方面,引起了关注。


  中国虽然GDP只占世界的4%到5%,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那是到了15—20%。所以今天,大家都关注中国的发展。我也可以说,中国的发展是离不开改革开放的,中国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成绩,是改革开放的结果。最近,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明确指出中国要继续坚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倒退是没有出路的。所以这点,我想请朋友们相信,中国的将来,一定是进一步的推进改革扩大开放,更进一步的加强国际合作。在互利共盈的基础上,和国际社会一道建设一个和谐的世界。

  大家也知道,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在国外也是有各种评论的。十几年以前,比较流行的是中国崩溃论,不相信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成就,认为中国是要崩溃的,甚至有人写书,说中国2005年要崩溃,今年已经是2007年,我看中国还挺好。(笑)

  五年前左右,比较流行的是中国威胁论。中国威胁论当然是不好了,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但是起码它一点,它承认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虚的,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在不断的发展,但是它认为中国的发展会对世界经济造成威胁。所以中国威胁论,目前来看在某些方面还有市场,但是近年来人们谈得更多的是中国的责任论,中国现在已经是个大国,世界上第三大的经济体,所以中国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我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我讲过,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只能承担和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我们的经济实力相应的责任。中国不是超级大国,永远也不做超级大国。在回答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的时候,我的回答是中国需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和谐的世界。

  所谓和谐的世界,我个人的理解不是说没有矛盾,因为各国之间的社会制度,历史背景和文化传统不一样,价值观等等方面也不一样。你要说没有矛盾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是承认世界是多彩多姿的,那就得承认也存在着差异和矛盾。但是要建设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们要怎么做呢?

  首先,要大同小异。我始终相信尽管各国之间有各方面的差异,但是,作为人类本身,我们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比如说民主、人权、保护环境、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等等。这些都是人类共同的东西。所以我想,这就是我们能建设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重要基础。我们要尽量的把我们这些共同的东西,在我们共同取得共识这样我们就能大同小异。

  第二,不可否认我们之间,包括你们跨国公司之间谈判之间,是有着不同意见,但是我想,我们重要强调的是共同的东西,因为谈判本身就是一种妥协。所以我们希望,这次能够把共同的东西找出来,差异的东西我们把它先放一放。

  第三,要通过互相的了解和促进、交流,增强友谊,这样我们就能增加共同点,减少分歧。因为,说实话,各国的文化背景不一样,你刚到中国做生意的时候,可能和你在欧洲、日本做生意不完全一样,但是当你来到中国次数越多了,你就会越了解中国,就会越了解你的商业伙伴,这样你们就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就能够增进共同的东西,减少误会、无知和偏见。

  我说过偏见比无知更难扭转,因为你无知的话,你是零,如果你有偏见的话,你就是负的,要扭转你负的偏见比扭转零更难。如果你要听各种媒体的宣传,还是应该百闻不如一见,中国现在需要的是和平发展,中国绝对不会给任何国家造成威胁。而且中国事实上,它的和平发展对世界的经济,做了贡献。

  我到美国演讲我就说,你们老说中国出口顺差太大,我说你们普通美国人早上起来闹钟一响,刷牙用的牙膏,你去跑步穿的鞋都是在中国制造的,一直到你晚上睡觉盖的毛毯也是中国制造的,实际中国商品的出口可以说大大有利于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所以我们应该利用合作代替对抗,用相互的理解来代替这种指责和抱怨。因为贸易战是没有赢家的。所以我希望我们在这种互相需要互相依靠,互利双赢的基础上,发展我们之间的关系。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可持续发展是当今我们大家面临的一个共同挑战。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原始社会,人们是敬畏自然,因此出现了对太阳,对火和对某些东西的这种崇拜。在农业社会呢?人们是顺应自然的,就是所谓靠天吃饭,进入工业社会以后,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有些人产生一种错觉,就是认为人可以征服自然,因此在工业化的过程中,污染环境,过度的开采资源,破坏生态等等,都在发达国家工业化过程中出现过,在中国工业化过程中也出现过。但是人们慢慢认识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其实,恩格斯早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就指出,人们不要陶醉于你对自然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帕尔森写的《寂静的春天》就提出的警告,所以从那以后,人们认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因此,联合国就在八十年代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而且联合国在推进可持续发展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我是非常赞赏的。从二十一世纪议程到气侯变化公约到京都议定书等等,这环境面临的三大问题,全球气候变暖,臭氧层的变坏,和土地的荒漠化方面,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所以作为跨国公司来说,我认为应该在保护环境,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更多的东西。因为你们有实力,有技术。我访问杜邦公司的时候说,臭氧层的破坏很重要是由于氟氯烃造成的,而氟氯烃是你们很重要的产品,所以你们对臭氧层的破坏应该做更大的贡献。

  跨国公司的社会责任不仅局限于解决社区、当地的就业问题或者说给社区带来一些福利等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参与解决全球性环境问题,真正让我们的子孙能够不断的在更好的环境里生活。所以我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在这些方面进一步努力。

  我讲的第三个问题,就是中国要坚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中国必将进一步扩大开放。这个是必然的。

  大家知道,自从1978年我们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已经快三十年了。在这三十年里,前二十年,我们主要强调的是引进来,就是引进外资,把国外跨国公司引进来,当然我们现在继续引进来,现在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基本上都在中国开展业务。另外我们利用外资,从FDI角度,让我们一直保持着名列前茅,今年前三季度是四百多亿,比去年增长了10%多一点。所以引进来这个政策我们会不断的加以实施。

  中国参加WTO的时候,我们就做了承诺,我们现在正是在一步一步的兑现我们的承诺,我本人是在人大工作。我们是立法机构,我们按照WTO的规则修改了我们有关的法律。另外在法律环境方面,我们下了很大的力量。我们王茂林会长是我们法律委员会的副主任,他也在从事这方面的事情。比如在经济法方面,我们要建立中国特色的法律经济法体系,必须包括三个方面的法律。一个方面就是调整市场主体行为的法律,这个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公司法》、《商业银行法》等等,这是调整市场主体行为。

  第二是调整市场主体之间相互关系的法律。这个我们已经有了《合同法》、《信托法》等等,第三是调整市场竞争秩序的法律。这个我们原来有《反不正当竞争法,今年我们又通过了十二年的努力,通过了《反垄断法》,《反垄断法》被称为经济宪法,这个立法构成非常困难,但是我们也通过了。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经济法的法律体系基本建成,下一步就是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在知识产权方面,大家知道,我们的《商标法》、《版权法》《专利法》也都有。我们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走完了国外几十年,上百年立法道路。当然下一步我们就是要严密的执法,同时也要请大家理解,中国的法律有一个渐进性的问题。为什么?因为中国是处在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系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转变的过程。在这转变过程里,我们的法律就可能根据我们改革开放的进程来进行修改。这个也是必然的,不像国外的法律它能够稳定几十年,这不可能。

  我曾经跟美国司法部的副部长谈《反垄断法》,我就说,中国我们现在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但是我们的发展水平相当于美国的上世纪的中期。所以,我们在立法上,我们要参考国外的经验,但是我们又不能照搬你们的法,因为你们是1930年立的,那时候的情况不一样。我们也不能搬你们现在的法律,因为你们现在的法律是你们的情况。所以中国的法律,我们会不断的通过时间不断修改、完善。像我们的《证券法》当时我们立法的时候,是在东亚金融危机之后,而且我们也缺乏证券方面的经验,不像瑞士银行,它们对这方面的问题很熟悉。所以当时立法的时候,我们就比较严,而且法律条文定得比较粗,这就造成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有很多要开展的业务,比如说我们当时决定只准线线买卖,不准做空,所以只有股市向上涨的时候,大家才赚钱,股市要掉了,全都套住了。这节不好办了,就像开车,汽车只有前进档,没有刹车档和倒车档,这个车怎么开呀?大家知道,世界上没有只涨不掉的股市,所以我们在修改《证券法》的时候,我们按照去年年底完成了《证券法》的修改,我们在这些方面留里余地。我们推进金融衍生品的发展,最早推出的就是股指期货。这样我们就可以有做空的这种博弈,也就会对市场更有利。所以中国的法律有渐进性。我们在立法的时候,非常注意吸取各国的经验。另外有一些法律的草稿我们还专门征求了一些国家在华商会的意见,比如美国在华商会也征求过它们的意见。

  总而言之,要想更好的引进外资,首先我们要有立法,要有法律的保障。

  第二,在引进外资的时候,刚才傅成玉(傅成玉新闻,傅成玉说吧)先生演讲时讲到了,我们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在引进外资的时候,我认为任何国家要在国家的经济安全和引进外资之间有一个合理的平衡,这个我想大家都理解。所以我们在引进外资的时候,我们要有一些法律的规定。像最近发改委颁布了外资投资产业目录,有一些是禁止的,有一些是鼓励的。我们在《反垄断法》里也加了一条,就是要对外资的引进进行审查,这个在美国也有,美国大概一年审查了一千件左右。

  从另一方面来看,外国投资多半采用并购的方法。因为总体来看,我们的生产能力过剩,你再去建新工厂那不是更过剩吗?我们应该做到引进战略投资者在市场技术、管理等等方面加以改进,提高企业的价值。所以这个我认为是非常并购引进战略投资者非常重要的因素。在并购里,我们强调的是互利双赢。这点也非常重要。

  中国有句俗话叫红眼病,看人家钱赚多了,就红眼。我的看法,你别看人家赚多多,要看自己赚多少。比如我们的银行,现在外资现在限制不超过25%,我们几家银行在香港一上市,收益大赠,所以有人就说,银行卖便宜了,我第一个反对银行贱买论的,我觉得没有战略投资者的参加,你不可能在香港卖到这么到的溢价,第二,它才赚了25%,如果它赚了十亿的话,我们75%的股权赚了70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强调互利双赢,当然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会反对。

  我还想提醒大家一点,就是在我们引进外资过程中,因为我跟企业界接触很多,也吸收了一些各方面的意见,就是要注意了解中国的文化,这点非常重要。因为各国的文化不一样,有的国家,你一去,开门见山,就开始谈判。中国有的企业,先请你吃个饭,看看长城,然后我们再坐下来谈,这个作风、文化不一样。德国人说话非常准确,一点都不能差。但是有的国家说话就得小心一点,有的说是的话,并不一定说的是“是”,再加上我们外语翻译上,可能就有一些误解。所以我认为,了解你东道国的文化,这是非常重要的。而遗憾的是,我认为目前跨国公司很多对中国的文化还不够了解,当然你可以通过本土化的方式,我也赞成雇佣本土的人。但是你最高的决策者你总不能本土化吧,你公司总部还是本人过多吧?你如果不了解中国的文化,你去做决策,就有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我前几天见了汤尼布莱尔,我说我对你们英国比较了解,我到英国去三个地方,一个是马克思的墓,一个是莎士比亚的故乡,再一个就是苏格兰的著名诗人的故乡,我说我对你们的英国文化我相信比你们对中国的文化了解得多。特别是中国是五千年的文化,你就不可能有这种战略性的眼光,也就不可能在中国真正能够取得好的发展,中国的文化里有很多很优秀的东西。我常说,一个是要耐心,在座的DSM公司就是例子。当年谈判的时候,一个项目谈了好几年,但是一个项目谈成了以后,收益就很名义。这个不是我说的,是你们告诉我的。你要有耐心。另外,你不要因为一两件谈判的失败而丧失信心,因为谈判总是双方的妥协,条件谈不拢,不要紧,咱们下次谈别的。中国一句话,叫买卖不成人意在,只要建立了友谊,早晚会得到回报的。如果你一看谈不成,就拂袖而去,我想你今后再进入中国代价将更大了。

  中国也在鼓励企业走出去。因为这也是我们参加世界全球化非常重要的另外一方面。所以从1997年开始,就提出了走出去这样的口号。就是引进来和走出去。

  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总体情况还不多。大概累计才七百多亿美元。而且80%是投在香港维京群岛和开曼群岛,所以我说的那些外资是出口转内销,投出去了,实际还是回到中国来了。所以我们要鼓励中国企业直接向外投资,这是非常重要的方针。要做到这点,就要培育真正的中国的跨国公司,因为跨国公司是载体。中国的跨国公司的发展有一个过程。开始可能是找个代理卖产品,然后在那设个销售办事处,自己搞销售产品,再就搁那建厂、生产,但是这还不算是跨国公司,真正的跨国公司应该是有全球化的眼光,有全球化的经营战略,达到全球化公司治理和管理的水平。这才真正是中国的跨国公司。我多年来一直在鼓吹中国应该有自己的世界级的跨国公司,不在于你有多大,你单大不行,我们现在有很多大,但是你要真正达到跨国公司的要求,真正有那种战略眼光,有那种公司治理的水平,这方面就要独立。

  中国的对外投资现在看来也是有三个方面。一个就是有国家背景的,和所谓有政府背景的这种资金,这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中国还是国有企业非常强大的。一些大的工程,没有国有企业是办不了的。你看,今天在座的,中海油,还有中移动,小的公司办不了这些事,要修条铁路你说不是哪个国有企业就我能办的,所以国有企业还是我们对外投资的很重要的方面。当然国有企业对外投资有可能遇到的麻烦也有一些。比如说有些政府对这种主权基金可能有点敏感。联想收购IBM就收购过来了。

  第二个,往往遇到的就是定价的问题。资产定价是很复杂的,我是研究经济的,你要有形资产还好定价,更难定价的是公司的未来。有很多跨国公司到中国来,看上中国的企业,并不是看上它的有形资产,实际它的有形资产折旧得差不多了,没有了,但是看上的是它的无形资产,它的土地,它的技术人员,它的各方面的客户关系,它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而且更多看它未来的发展。我们到外面投资也遇到这样一些问题。在这方面国有企业可能就困难一点,因为你定价低了,说你贱买,定价高了没人买,所以怎么样有一个合理的资产评估,定价,这个确实也是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我本人也是正在研究这方面的问题,现在还没有很好的答案。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二个方面就是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国的民营企业通过这些年来的发展,现在已经形成了占中国整个企业的三分之一了。今天早上我参加的全国工商联的第十次代表大会,我去致辞。因为全国工商联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个联合会。中国的民营企业有一些已经做得相当强,相当好,它们的对外投资我们也应该鼓励。所以我曾经说过,我建议能够让民营企业用它的人民币资产做担保,借外汇,这样它可以有大量的投资了。还有个人投资,在国外买股票,买国外的股票等等。当然这类相对来看比较少,主要大项目还是靠国有企业。要向广泛的开展走出去,民营企业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今天,我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讲了这么三个观点,一个是中国需要世界,世界需要中国。我们只有通过加强我们国际合作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第二,就是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大家共同面临的挑战,跨国公司要在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更多的贡献。第三,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是坚定不变的,我们一定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在开放方面我们是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不断的你们引进外资的水平,不断的改善我们的投资环境,在走出去方面,我们要进一步鼓励中国的企业到国外去投资。在互利双赢的基础上,实现我们进一步的发展。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