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Slevin:中国公司的国际化道路的几点意见

日期:

2007-11-18

浏览次数:

0

 为了落实“十七大”会议精神,进一步贯彻“引进来,走出去”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共同主办的“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于2007年11月16日—18日在中国北京商务部锦江富园大酒店隆重召开。搜狐财经作为本次论坛的独家网络合作媒体从现场发回精彩报道,下面是汇丰银行亚太主管Frank Slevin先生做演讲。

  Frank Slevin: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尊敬的主席、各位代表,我得小心点,我看到这个屏幕上是别人的演讲稿,我要小心一点不要按错什么键。我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今天在这里发言,我的发言会短一些,因为我要去做另一个圆桌会议的主席。

Frank Slevin:中国公司的国际化道路的几点意见

                                                                                             汇丰银行亚太主管Frank Slevin

今天早上我的演讲,是有关兼并重组。我们和中国工商银行打过很多交道,中国工商银行兼并重组业务在国内、国际都有很多的业务。

  回想一下,在过去几年,我们对内的投资,跨国公司对于中国这个不断繁荣的经济有了很多的投资。去年很多人都知道,外国投资对中国投入总数达到了三百亿美元左右。中国的公司对外的兼并和重组,以美元来计,相对比较少一些。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一个中国公司在国外的大型资源公司里面收购1%的股份就会成为国内报纸的头条新闻,而对于很多国外大公司来说,1%的股份根本不会引起它们的注意。

为什么对中国公司来说,国外的兼并的收购行为一向比较少呢?而国外公司收购兼并中国的股份就会比较多呢?我想这里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应该如何使得中国的公司能够更容易的来收购国外公司的股份。


  首先,要同意这一点,就是的确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正在寻求国外的收购,这个也是一个中国公司活动的趋势。通过MMA,中国公司可以由越来越多的资源、技术、品牌还有市场准入,这些都是他们现在所缺乏的,中国的政府也意识到对外收购的好处,所以出台了一个中国公司走出国门的战略。但是,很明显,这方面对中国公司要收购海外的公司现在还是有很多障碍的,很明显的表现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方面没有很多我所希望的成功案例。

  尽管对于中国公司来说,它们现在越来越希望,并且有这方面的愿望向海外扩展它们的业务。中国的公司无疑应该要增加它们在国外进行MMA的全面经验。因为对于中国公司来说,对于MMA市场中国公司还是相对的新人,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采取一些措施,能够使中国这些公司在国外重组市场上,兼并市场上获得更多的成功,我想今天早上主要谈五点。虽然我这五点并不是全面的。

  首先就是要政府对外国投资公司的审批方面制度的改善。

  尽管中国公司有了走出去的战略,中国的公司仍然是需要得到很多很多的政府部门的批准,才能够对外进行兼并、重组。只要超过150亿美元这方面的兼并,就必须要得到国务院的批准。这实际上要比对于在中国投资的外国公司的规定还要严格。对于很多外国公司,它们的一些收购行动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得到中国政府批准。而中国的公司在它们竞争收购国外公司的时候,很可能就面临着一系列的非常繁杂的批准程序。包括对于财政方面的批准和持股人的批准。这方面中国公司面临的限制要比它们外国的竞争者要更多一点。如果能够跟国际接轨的话,能够为中国公司提供平等竞争的环境。如果这方面中国的公司提供的报价并不需要得到中国政府批准的话,可能更容易得到对方的接受。

  第二,人民币汇率要更为活跃。中国的这些公司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人民币同外币之间的兑换方面的一些风险。必须认识到这点在过去几年变得越来越简单,因为中国对外汇的储备这方面还是一个挑战。它们在购买这些国外公司的时候,面临资金和人民币汇率方面的风险。如果人民币升值的话,就会使得收购国外公司对中国公司来说更便宜一些,那样也就能够加强中国公司在国外MMA市场的竞争力。

  我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并不是想要借此来影响中国监管方面的一些政策。当然很多人现在正在试图影响中国在人民币汇率方面的政策。最近有一个趋势,就是中国公司越来越多在国内上市,而不是在国外上市,这方面是由政府所推动的,另一方面也是由市场的力量所推动的。在现在的机制下,人民币不可兑换的情况下,A股的公司不能用它们的A股股份来购买它们的市场。在国际的MMA市场上,兼并通常是通过股份来购买的。这些本土化的中国公司经常要用现金来进行它们国外购买的这些工作。鉴于我们看到中国这些公司在全市场以及它们债券方面的一些能力,我们可以看到,很明显中国公司在这方面在竞争中是处于劣势的。

  我们要鼓励国际的风险投资或者私人股份公司。这些私人股份公司它们能够中国公司在这方面进行一些操作。这些对于中国公司进行国外的购买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美国的公司就帮助了联想收购了IBM的笔记本电脑的业务。在这方面,它们也同美国政府打了交道。这个美国公司也帮助建立了一个国际的管理团队。它们最近也宣布了华为收购一家国外公司,帮助华为收购一家国外公司。汇丰也帮助华为在海外收购的一些业务,实际上现在美国很多收购的业务,都因为缺乏资金而不得不被取消了。这些私人股份的支持,我们认为对于不管中国公司来说,还是这些投资者来说,都是一个双赢的结局。中国的公司可以得到国际伙伴的支持,来增加它们国际市场的准入,并且能够把它们做成这笔生意之后,把它们纳入自己的团队,另外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它们也能够加强它们同这些中国公司的联系。

  还有一点,就是要对于外国在中国的证券公司,审批机制和法律方面的改进。

  在过去很多年,有很多投资银行参与了中国的业务。它们都对于它们的客户群有着具体的目标。在中国,对于购买投资公司的上线是非常低的。对于那些占据着中国市场的这些中国的公司,它们根本就没有国际的这些市场来引入国外的投资者。我们的汇丰银行跟很多国际的其他银行一样,也向我们中国客户显示了它们可以面临越来越多的机会来进行海外的兼并与重组。我们也愿意为这些公司带来越来越多的MMA的机会。

  作为结论,我想这方面的改革不乏会越来越快的,我也希望通过今天讲的给大家提供一些想法,就是为了要使得中国的公司在这方面的路走得更顺一些。汇丰银行当然也愿意为中国走出国门的战略做出自己的贡献,也为中国公司的国际化做出自己的贡献,谢谢!

  陈耀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