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Brittan:发展有竞争力的金融体系

日期:

2007-11-17

浏览次数:

0

为了落实“十七大”会议精神,进一步贯彻“引进来,走出去”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共同主办的“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于2007年11月16日—18日在中国北京商务部锦江富园大酒店隆重召开。

搜狐财经作为本次论坛的独家网络合作媒体从现场发回精彩报道,下面是世界五百强瑞士银行有限公司主席、欧盟委员会前副主席Lord Brittan先生做演讲:



Lord Brittan:成思危委员长,各位政府的贵宾,女士们,先生们,在我开始今天演讲的题目之前,我想说,我今天多么的高兴参加这样一个会议,见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我是1978年第一次来北京的。我一直感到非常荣幸的是我越来越多的与政府部门还有事业部门的人们见面,包括我作为欧盟的副主席还有作为世贸组织的领导人,当然还有在过去八年里,作为瑞银银行的副董事长,我非常荣幸这次又回到北京,我要感谢成思危副委员长,还有它的组委会,还有邀请我来到这里。

Lord Brittan:发展有竞争力的金融体系
瑞士银行有限公司主席、欧盟委员会前副主席Lord Brittan


  今天我要讲一下中国的改革有什么样的经验,并且谈一下发展有竞争力的金融机构、金融中心、金融体系,在中国发展这样的体系。

  我希望大家能够允许我谈一下,在这个过程中,全球金融机构的作用,以及它们在未来所发挥的作用。

  首先,我要先谈一下平遥这个古城。今天,你们在座的各位可能都听说过平遥。但是,我想可能很多人都不是特别熟悉。它非常杰出的建筑还有非常深刻的历史文化底蕴。在明朝和清朝的时候,平遥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广泛的贸易网络核心。它延伸到中国的很多地方甚至还到了亚太地区。通常迅速发展的贸易,往往也会伴随着金融的革新。1823年中国的第一个圆形银行就是在平遥推出的,当时还推出的圆形的支票形式。当时中国最初的银行的圆形网络帮助山西的商人增加了他们的交易安全并且减少了风险,这样让他们拓宽了更多的商业领域。结果平遥在中国的金融界是享有声誉,它可以说是当时的金融古都。

  我刚才谈到平遥,说了两点。第一个就是金融机构作为中介地位是不变的,从它的宗旨来看,它一点都没有变,虽然过去了一个多世纪,但是今天还是这样。但是金融体系和服务变得越来越成熟。但是谈们促进商业贸易和经济活动的作用是没有变化的。如果没有一个非常完善的金融体系,就很难有一个有效的贸易体系。就更难创造出经济发展的动力。

  第二,平遥已经不再是一个文明的金融中心了,它可以告诉我们,所有的成功不可能是永远保持下去的。对于平遥的失落我们有很多的原因,很多人都有不同的说法。但主要就是因为它不愿意进行变革,就是这个城市的银行不愿意进行变革,这就让它们特别容易受到来自于其他地方的竞争攻击。维护自己的竞争力,在今天也是非常重要,就像在一百年之前一样。

  随着市场的不断全球化,资本流向由竞争力市场向欠缺竞争力市场流入。随着地区金融中心的不断发展,地区间的竞争必然也会日趋白热化。到目前为止,北京和上海在建设金融中心过程中取得成功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当然这个问题可以探讨的领域是很广的,我主要谈谈银行业。主要谈以下四点。

  首先,速度和决断是自身的关键。中国已经展现了这一点。1979年以来在中国发生的这些巨大的变化,就像是欧洲一百五十年的银行改革的一个缩版。现在中国的银行比十年前来资金更充足,管理更有水平,竞争力更强。中国的金融资产总额在不断增长,新的非银行资金的来源也正在出现。波斯顿咨询公司去年预测,从2004年到2010年中国的银行业将达到相当于全球银行总收入的25%以上。改革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改革的成果远远超出的所有人的预期,每个参与这个改革过程中的人,都应该为这些成就而感到自豪。

  第二点,非常重要的经验就是确保国内银行的稳定性、独立性和管理有方。近七年来的改革,通过在融资、重组以及股票的上市,使得国内的主要银行重整雄风,改革还使得中国的公司治理与国际标准逐步接轨,这个过程在逐步的继续,而且随着中国的银行走向国外而变得越来越重要。就像前几位发言人鼓励中国银行走出去一样。

  第三点,就是国内银行业如果没有一个独立的高度透明的,并且鼓励竞争的监管体制的话,是难以获得繁荣的。2003年,中国银监会的成立,全方位加强了银行体系的监管法规。采取各种措施加强信贷和市场风险的管理,改进信息披露的要求,尝试引进新的金融产品,并且制定原则指导中国市场信息业务的领域,如果没有银监会的成立,中国的银行业发展不可能获得今天的成绩。

  第四点,通过逐渐的开放市场来加强竞争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曾经用了很多时间讨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问题,同吴仪女士,同朱熔基先生跟他们花了很多时间进行讨论。我很有体会。加强银行业的竞争已经并且将继续促进银行业服务水平的提高,产品种类的多样化,并将最终增强整个金融体系的发展。

  下面我谈一谈跨国公司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从一开始中国就表明了希望同外国机构参与中国市场发展的意愿。这显示在各个方面,包括参股等政策的制定。这也为国内国外的参与者带来的双赢的结局。

  到目前为止,国内银行总共得到了30多个外国机构的200多亿美元的投资,这些外国的机构也都有更多的机遇参与中国的发展表示欢迎。这些中国企业获得了国外先进的经验,同时外国企业也有机会更多、更好的了解中国这样一个令人兴奋,但是又颇为陌生的市场。在战略层面决策者也表现出的远见的卓识。

  在这个市场当中,创新是对于企业以及服务于企业的金融中心成败的关键所在。在中国要创造一个有利于国外、国内与各方合作的环境,不仅能够加速改革的进程,还能够使金融市场更强大,更深入,更具有创新性。

  请允许在我这里举三个我比较熟悉的例子。

  瑞银集团与中国企业领先大公司的合作,与北京证券建立了重组,建立了瑞银证券。我们把国际管理的理念和瑞银市场的专长相结合,为中国的客户提供新的服务概念。

  同样,QFII制度也是传达了国外成功的运行机制,并加以修改,以满足中国近期发展的需求。

  最近,新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于2006年11月生效,给予了外国银行以国内投入,这也是履行中国入世承诺的一步。考虑到中国的国内主要银行在中国新的管理条例,不会导致竞争局面立刻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它将加速新的市场参与者和新的产品进入相关的特定市场,不过外汇、贸易、融资的财富管理,不仅有利于普通的中国老百姓,也有利于整个金融体系的总体健康。

  改革对于中国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意味着什么呢?简而言之,中国已经为其效益阶段在国内和国外市场发展做好了准备。在国内市场方面,银行业改革的成功,将继续促进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发展,在过去三年里,中国证监会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迅猛发展奠定了基础。在2007年1月,国务院金融工作会议召开之后,中国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精简在全市场的管理规定,这些将有助于更精确的提供风险,开发新的融资来源。这些都为国内国际竞争创造了机遇,对经济产生了具体的影响。

  在国际方面,因为改善了公司治理标准,改善了资产覆盖状况,从而增加的资金的来源。中国现在拥有的前所未有的机遇来扩大它们的海外事业。这是很受欢迎的。增强国际竞争力,也符合中国国内市场的利益。同样,中国企业更多的走向国外,也符合国际市场的利益。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样的观点,大家都知道,实际上在某些发达的国家,的确有很大的声音要求加强保护当地市场,在这种背景下,我想,跟大家分享两点。

  第一点,客观的一点讲,中国公司在海外收购的总额从1986年—2006年有三千亿美元,它仅相当于2005年外国在华投资总额的一半。的确有一些非常勇敢的跨国交易,包括联想收购IBM,以及中国三十亿美元入股百事通集团,但是中国在海外的投资依然相对较少。美国的在华投资现在还是相当于中国在美国投资的25倍左右。欧洲国家对华投资也是类似的情况,所以很重要的一点要看待这个问题,要客观。

  第二,对这些今天在座的中国企业的代表们,当你们在国外遇到保护主义的时候,我鼓励你们与之竞争,要接触那些熟悉当地市场的外国伙伴,评估一下是否真的值得拼一拼,如果是的话,就要想办法获胜。很具有讽刺意味的一点就是一些国家在中国入世的时候,坦言市场准入的好处,而他们中间人现代鼓吹对自由贸易采取不自由的方式。我们只要有清晰的战略,卓越的眼光,最重要的是要证明中国公司进行海外投资的目的是处于商业目的而不是处于政治目的。

  总之中国的改革进程对于其他谋求发展可持续的国内经济的国家是很有启发的。开放金融业,引进了竞争,也促使所有国内外的市场参与者以创新求发展。中国的经济的蓬勃发展,特别是不断增强了金融体系,将为中外公司在中国和海外的合作创造更多的机会。这是最符合中国利益的,这是最符合全球跨国公司利益的,也是最符合国际金融体系的利益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