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十三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特别圆桌会议:德国思爱普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首席数字官彭俊松专访

日期:

2021-03-31

浏览次数:

2344

“第十三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特别圆桌会议”期间,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副会长单位德国思爱普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首席数字官彭俊松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企业的数字化建设和转型必须将数据安全保护放在重要位置。当企业有一个新型的数字化想法时,首先需要从数据安全和治理的角度,勾画出一个可信赖的机制,然后再去推动项目的开展。


【中跨传媒讯】当前,世界经济数字化转型加速,数字经济日益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变革的重要力量。有专家表示,谁引领了数字经济,谁就掌握了全球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


目前,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驱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前不久公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单列篇章,对“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进行重点规划部署,并在主要目标中提出: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升至10%。

纲要指出:迎接数字时代,激活数据要素潜能,推进网络强国建设,加快建设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6.2%,规模排名全球第二。预计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有望突破80万亿元,届时数字经济将带动全国3.79亿人就业。

虽然规模排名世界前列,但中国的数字经济还存在很多问题和短板需要补上。德国思爱普公司中国区副总裁、首席数字官彭俊松告诉《财经》记者,数字经济主要分为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个方面,目前中国的数字产业化发展水平较高,例如以5G、人工智能、物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设施走在世界前列。但是,必须认识到,中国在产业数字化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很大的差距与缺陷,很多痛点难点问题有待解决。

与此同时,数据作为数字经济最核心的资源,数据要素的市场化配置问题和数据安全问题也是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绕不开的话题。

近日,《财经》记者专访了德国思爱普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首席数字官彭俊松,思爱普(以下简称“SAP”)在中国为各行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经过多年的实践,彭俊松对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以及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有一些更深入地观察。

什么制约了中国产业的数字化转型?

《财经》:目前,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您认为未来几年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彭俊松:近年来,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迅速。从规模上看,中国数字经济一路快跑,已经位居全球第二的水平。数字经济主要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方面。数字产业化是数字经济的基础,包括了5G 、软件、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诸多技术和产业。产业数字化则是指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提升生产效率和质量,也就是俗称的用数字化来改造传统产业。


目前,中国在数字产业化方面发展水平较为突出,但是在产业数字化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和缺陷。尤其是在利用数字技术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方面还比较薄弱。

毫无疑问,针对各个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是未来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它将有助于中国实体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推动“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也倒逼我国产业数字化转型加速推进。我们注意到,数字化做得越好的企业,疫情期间受到的影响往往也越小。


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很多企业界人士和专家学者都认为,未来的5年,是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实现弯道超车的关键窗口期,甚至可以说是最后的机会。企业抓住这些机会便可赢得发展,错失机会则意味着出局。


为什么这么说?数字技术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其应用价值呈现指数级增长,能够带动企业的经济效益实现指数级提升。这意味着企业早一年进行数字化转型,相对应取得的效益就能提前一年得到。假如一年的数字化转型效益以5%来计算的话,如果企业能够比竞争对手早做三年,就可以获得15%的竞争优势,这足以让企业与竞争对手打一场价格战。可以说,数字化转型是一个企业超越竞争对手稍纵即逝的机会。


《财经》:您刚才讲到中国在产业数字化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制约中国产业数字化发展的因素有哪些?


彭俊松:目前阻碍中国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因素有很多。从我们在企业中的实践来看,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传统产业本身的数字化基础薄弱,不少企业在信息化领域的积累不够。


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手段,是从传统的流程驱动转向数据驱动,为数字化业务和数字化商业模式提供支持。通俗地说就是:我们的数字技术企业在为传统产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时,需要传统产业将业务中涉及到的复杂信息提供给我们,我们结合这些数据和信息建立起适当的数字化模型,进行统一处理,并加工生成新的信息资源,再服务于企业业务。然而在现实当中,很多企业的基础薄弱,缺乏信息化领域的积累,不能够给我们数字技术企业及时提供有用的数据和信息。

所以,目前某种程度上整个数字技术企业的发展也是受限于传统产业本身的发展水平的。数字技术产业对传统产业的知识积累和了解不够,所获得的最佳业务流程实践相对比较薄弱,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产业的数字化转型。

另外一方面比较大的制约因素就是人才的缺乏。对实体经济的数字化改造离不开掌握数字技术的行业化复合创新人才。目前,我们需要的数字经济人才是既能够去操纵使用数字化技术,同时又能对产业本身的运作以及工业机理熟练掌握。目前从整个市场供给来看,这些人才是比较欠缺的。有些人才的数字技术虽然很强,也有好的创意,但是对于如何将这些技术和创意真正结合到传统产业或者产品中去缺乏经验。

《财经》:目前,很多企业认识到加快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您在实践中观察到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存在哪些问题?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彭俊松:我们观察到,目前国内很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家底”不厚、基础不牢。近年来中国的GDP大概占到全球15%-17%之间,但是中国企业的IT支出却始终只占到全球支出的3%左右,整体支出水平过低,这导致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的积累比较薄弱。实际上,目前很多企业的信息系统是带病运行的,比如,数据不够准确、系统间的集成不顺畅、人员的培训不到位。所以,当企业要进行自动化决策,通过数字化转变企业商业模式时,会发现此前带病运行的问题都会集中暴露出来,甚至还会被放大。因此,企业在做数字化转型决策的时候,首先需要考虑先把以前落下的课补上。


第二方面就是企业的数字化观念仍然有待提升。在数字化转型的建设过程中,企业对硬件的投入是很容易看得到的,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看得见的资产。但是在软件服务的时代,企业对软件等数字化的投入是对服务方面的投入,消耗的是企业运营的资金,所以数字化投入往往得不到企业应有的重视。企业需要意识到,数字化投入虽然消耗了运营资金,但是给企业带来的价值和效益却是巨大的,很多是隐性的价值。企业必须要转变以前重硬件、轻软件的观念,加强对数字化的投入。

除了观念的落后,很多开始注重数字化转型的企业认识也还不到位。数字化不仅是技术更新,还是经营理念、战略、组织、运营等全方位的变革。我们观察到,目前国内很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大多集中在生产端如何引入先进信息系统,集中在对生产设备的优化、生产过程的管理,很少把数字化技术应用到服务中去,在能够带来更多增量的环节做的比较少。这些问题说明目前很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只是做局部的突破,还没有达到从整个产业发展战略以及模式改变的高度去谋划。

企业必须意识到,数字化转型的路径开始从过去风行的“由外而内”的数字化转型,转变到“由内而外”地发挥数据的潜力。如果说此前我们把一窝蜂搞电商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启蒙阶段,将采集设备数据上大屏幕作为数字化转型的第二阶段,那么当前应该是将数字化技术聚焦到创造新业务和新收入的第三阶段。

接下来,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数据要素市场化的难题如何解?

《财经》: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基础,去年4月,中央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正式公布,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被写入文件,这是中央首次明确数据成为五大生产要素之一。对于数据这一新型生产要素,您认为如何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完善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


彭俊松:其实关于数据要素的市场化配置问题,不只在中国,在全球也是一个还没有解决的难题。培育数据要素市场,需要从政府、企业、生态等各个方面推动数据资源的开放共享。尤其是政府等公共部门积累了海量的数据,开放共享有利于数据要素的流通,发挥数据要素的经济价值。与此同时,还需要建立起统一的数据共享平台,促进政府和企业数据融合共享,让数据要素资源能够跨界共享利用。


第二方面,在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发挥数据要素价值过程中,还涉及到数据确权、数据定价、市场监管、法律法规制定等一系列问题。数据对于不同主体的价值潜力是不同的,数据通过加工,与产业结合,会实现价值的倍增。比如,一个数据从甲方这里收集过来,可能暂时没有太大价值,但是当乙方拿到这些数据后,与自身的数据以及相关产业进行结合,就会发生神奇的变化,价值可能会立刻实现倍增。那么,倍增的价值应该由谁来获取?利益获取后如何去分成?产生的纠纷如何去追责?所有这些问题既需要技术方面的深入,也有商业伦理以及法律法规上的制约,这些都是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需要解决的问题。

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目前是全球性的难题,由于数据是在全球流动,我认为应该加强中外的探讨与合作,共同去解决这一难题。

如何扎牢数据安全的“篱笆”?

《财经》:数字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个人数据采集和隐私保护的问题。前不久的全国“两会”上,在与“数字化”相关的提案议案中,不少代表委员都不约而同地聚焦数字安全。您认为扎牢数据安全的“篱笆”应该重点做好哪些方面?


彭俊松:对于企业来说,首先要有强化数据安全保护的意识。所有企业的数字化建设和转型都必须将数据安全保护放在重要的位置。当企业有一个新型的数字化想法时,首先需要从数据安全和治理的角度,勾画出一个可信赖的机制,然后再去推动项目的开展。


第二方面是在技术路线的制定上强化数据安全防护和监管的意识。在欧洲,思爱普参与了一些项目,在开发路线上坚持首先搭建符合监管和满足各方利益的数据分享平台,然后在此基础之上开发不同的应用。

第三方面就是健全数据安全保护的法律法规,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同时,推进安全标准制定,为企业数据安全工作提出更深入的要求和指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