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中国首批“国际信用企业”出炉

日期:

2007-07-10

浏览次数:

0

    经过近一年的紧张筹备和评审,中国 “国际信用企业” 首批70家企业今天问世,中国石油天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等国内著名企业获得国际信用5A-A级别。

 

    在这份中国首批企业国际信用大名单中,约有70家企业式进入国际信用企业行列。这些获得最高信用级别5A-A的企业包括亚洲最赚钱的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最具国际竞争力的建筑企业集团: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电缆龙头企业: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工程机械龙头上市公司: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这项重大的企业信用评级工程涉及161家中央企业和各地方国资所辖的重点国资企业,及排名前列、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该项评级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和美国邓白氏集团联合工作。

 

    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是中国著名的非官方机构,曾成功策划并举办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世界经济发展宣言大会,联合国以联大文件将《世界经济发展宣言》发到了所有成员国,时任联合国的秘书长安南先生评价:由中国倡导的《世界经济发展宣言》是对联合国工作和全球发展事业的支持,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吴邦国委员长等国家领导人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美国邓白氏集团全球最大的信用评级公司之一,是世界著名的商业信息服务机构,有着165年的发展历程,美国著名评级公司穆迪公司就是从美国邓白氏集团成立而来的。

 

    世界经济发展宣言系列活动总策划、组委会秘书长,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箫峪(笑宇)向记者介绍了首批国际信用企业的流程和由来。

 

    “首批70家信用企业的评级采取了严格的定向申请报名方式,报名的企业包括两部分,即由国家大型企业,和地方优秀企业。获得国际信用的70家企业都是经过严格的报名申请、初选评级最后到复审的八个流程,才脱颖而出的。”

 

    本次评级工作的主角之一----邓白氏国际发展高级副总裁余以恒说:“我们的评级主要方法是5C,分别指的是客户的个性(character)、能力(capacity)、资本(capital)、抵押(collateral)和情况(condition)。”由低到高按A、B、C、D、E划分五级风险指数,即“A”的风险指数最低,信用度最高,这是邓白氏的国际通行标示方法。

 

    “我们的评级是非常严格的。我们重视公司本身的财政状况,有无抵押品等,更重要的是公司本身的个性,即character,企业班子、管理能力、以前的记录,包括还款,有无被人起诉,公司有无拖账现象等等。我相信首批国际信用企业将是中国企业中优秀的代表。”

 

    获得本次评级最高信用等级“5A-A”的中国建设工程总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作为中国最大的建设工程公司,我们被评为5A-A,我们感到非常高兴。中建总公司的信用一直很高,我们相信通过此次评选,将更加促进公司的信用建设。”

 

    另一家获得最高信用等级“5A-A”的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企业营运部长辛本辉说:“中联重科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代表企业之一,我们企业在过去参加了所有有关信用的活动评选。我们董事长在收到信用评选通知后,第一时间作出参加的批示。这个最高信用评级,是对中联重科长期诚信经营的一个最好评价。”

不过,首批获得最高信用级别的70家企业还要等待最后的公示评定,中国跨国公司研究会合作部部长王毅涛说,这些入选企业正在向社会进行公示,提请社会公众监督,在公示期间,公众如果对这些企业的信用等级有不同的看法,可以投诉,那么评选机构将重新负责核实。

 

企业信用建设迈出实质性“第一步”(小标)

 

    此次企业国际信用评级始于1月31日的“企业国际信用评级与推广”大会,经过大半年的宣传推广、申请报名、初选复审,得以诞生首批国际信用企业。

 

    中外企业信用联盟秘书长吴奇说,经过严格评审,虽然只有70家企业获得国际信用,但是此次评级影响面大,涉及面广,已经完全超出一般意义上的评级选活动。

 

    “这次评级的意义在于,中国企业信用建设真正向国际市场迈出了实质性的第一步。”希望企业信用的种子在中国企业界牢牢的生根发芽。

张箫峪(笑宇)说,在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我国企业信用建设显然滞后于经济增长速度,中国企业信用建设目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急待加强。

 

    张箫峪(笑宇)总结说,目前企业信用的问题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经济活动主体相互拖欠。经济活动主体之间相互拖欠货款,贷款方拖欠银行,经济活动主体偷、逃、骗税的现象在全国各地仍然相当程度的存在。

 

   第二是商业合同随意违约,不兑现承诺,随意不履行合同而导致的违约现象时有发生。

 

    第三是假冒伪劣产品众多。不法厂商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质量欺诈、商标侵权、专利侵权的范围已渗透到了生产、销售、融资、借贷、竞争等各个方面。以上这些失信的现象严重的损害我国的国际形象。

 

    余以恒认为,中国的信用建设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80年到2000年,主要是出口商重视,大企业重视,但进展比较缓慢;过了2000年,国家开始重视了,因为三角债的问题,国有银行也遇到很多问题。

 

    余以恒说,运用信用评级来动信用风险管理,是国外工商界普遍的作法,在国外,一个信用评级不高的企业,是无法获得市场份额的;但在中国,信用评级并不普遍。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私营企业的迅猛成长,目前正是推进信用建设的较好时机。现在中国发展太快了,我们应该加快用西方国家的经验,再加立法,再加其他手段,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来促进信用制度的建立。”余以恒说。

 

    张箫峪(笑宇)说,中国经济经过28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在信用体系等“软件”上却远远落后于实体经济发展。目前经济出现了投资浪费、经营效率低等现象,脆弱的企业信用体系已经开始阻碍了企业生产交易效率的进一步提高,因而企业信用建设不仅仅是一个企业个体的行为,而是事关中国经济战略转型。

 

    “这就是跨研会和邓白氏之所以要在中国联手推广企业国际信用评级的根本原因,我们希望通过企业信用评级,来唤醒全社会和经济界的信用意识,推动国家相关部门落实信用体系的建设,从而推动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市场令人鼓舞(小标)

 

    10多年来,中国企业征信也从无到有,市场规模不断扩大。

 

    据调查,2006年中国企业信用报告超过1亿元人民币大关,过去10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尽管与美国、日本比较,中国目前的市场规模较小,但发展的跨度令人惊讶,中国企业用10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100年的信用历史。

 

    本次信用评级的评估机构----美国邓白氏早在1994年,就在上海设立中国的全资子公司,开始直接介入内地业务。

 

    邓白氏初期主要从事企业征信业务,向跨国公司在华机构、国内的进出口公司等传统客户出售信用评定报告。至今已为上千家企业提供服务,其数据库搜集了130多万家中国企业的信息。

 

    在邓白氏进入中国市场的同时,中国企业信用市场出现了拐点。

 

    1995年后,通货紧缩时期来临。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调整期,大部分企业都感受到经济调整所带来的信用风险压力——应收账款不能按时收回,产生呆坏账,银行借贷风险放大。 

 

    此时,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子公司引入国际上成熟的企业信用风险管理机制,以规避经济调整中的信用风险。那个时候,国内客户的信用报告需求明显增加,邓白氏和其他信用机构开始在中国显露身手。

 

    经过此次“企业国际信用评级”活动普及宣传后,现在,中国企业信用评级需求开始回暖。在比较内地、香港地区和台湾地区三个市场后,余以恒被内地巨大的市场需求所震撼。

 

    “香港与内地有很大差距。内地地方大,市场大,哪怕1%、5%也是相当大的数字。比如营业额,香港一直大于内地,但是内地发展太快,在2007年超过香港了。”

 

    “台湾地区与香港、内地相比位于中间。排除大量空壳投资公司,香港的实际企业总数只有20万家;台湾有2000万人口,几十万家公司,比香港多;内地有上千万家公司,大概这样一个比例,市场规模最大,台湾地区在信用发展地位居于中间。”余以恒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