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跨国药企半年业绩比拼:辉瑞新冠口服药营收超默沙东,诺华、强生净利润下滑超20%

日期:

2022-08-02

浏览次数:

6731
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和反复,全球医药市场迎来了本质变化,疫情带来的政策加持和市场需求让医药企业进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在新冠疫情冲击,创新成本日益加重、新兴市场国家企业崛起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下,2022年上半年,大部分跨国药企的增长态势多少有些疲软。



从各家发布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数据可以看到,重磅药物依旧增长强劲,与疫情直接相关的疫苗、药物在不断进入商业化阶段后,也成为拉动企业业绩新的强劲增长点。但也有不少跨国药企在多年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下出现了罕见的利润下滑,而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 医药行业目前面临的同质化竞争问题,任何经济体、任何产业发展到景气周期都会出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况,基于此, 全球制药格局正在重塑。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除了全球市场,跨国药企在华布局似乎也陷入了瓶颈期,在原研药专利期不断到来的情况下,跨国药企能否守住“利润高地”,改变传统营销模式?值得持续深入关注。



冲在“疫”线 



新冠大流行是近几十年最严重的全球卫生危机。全球新冠疫苗接种速度和范围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也是影响2025年及以后药品用量的关键因素。目前,随着新冠疫苗、口服药的商业布局逐渐成熟,拥有新冠相关产品的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增速普遍较高。 

辉瑞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总营收534亿美元,同比增长60%;净利润为177.69亿美元,同比增长70%。而这主要得益于辉瑞和BioNTech合作开发的mRNA疫苗Comirnaty销售收入达到220.75亿美元。

根据公开资料,2022年上半年Comirnaty的市场份额逐步扩大,已有超过36亿剂疫苗被分发到180个国家和地区。而在今年6月,辉瑞和美国政府已达成新的协议,额外提供1.05亿剂新冠疫苗,价值高达32亿美元。目前辉瑞和BioNTech正在努力扩展其在各国的适用人群和加强针的使用。同时,他们还开发了针对BA.1和BA.4/BA.5的二价候选疫苗,以不断增强抗击变异株的能力。 

而强生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总收入474.46亿美元,同比增长4.0%。其中,强生的新冠疫苗贡献了新的增长力,上半年实现收入10.01亿美元。

除了新冠疫苗,在新冠口服药方面,跨国药企巨头的表现也不容小觑。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实现销售收入95.85亿美元,也就是说,新冠疫苗和口服药一共为辉瑞贡献了超过一半的营收。辉瑞公司近日表示,将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原有基础上继续扩产能,向位于该州卡拉马祖占地1300英亩(约526公顷)的制造工厂投入1.2亿美元,用于生产Paxlovid关键成分nirmatrelvir的活性医药物成分(API)和起始物料(RSM)。这也意味着辉瑞口服药的产能将会进一步扩容,有望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辉瑞在新冠口服药的不断发力,也使得其在今年上半年在销售业绩上反超默沙东新冠口服药Molnupiravir。默沙东发布2022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总收入304.94亿美元,扣除汇率影响同比增长41%。其中,新冠口服药Molnupiravir(莫努匹韦)上半年实现销售额达到44亿美元,不及辉瑞的一半。而在2021全年,其新冠口服药molnupiravir贡献了9.52亿美元的收入,当时公司预测在2022年molnupiravir的销售额将达到50亿~60亿美元,2022年全球销售额将在561亿~576亿美元之间。

默沙东的Molnupiravir与辉瑞的新冠口服药作用机制并不一样,它是一款RNA聚合酶抑制剂,可与新冠病毒的RNA聚合酶结合,在新合成的RNA分子中引入错误的核苷酸,从而起到抑制或清除病毒的作用。实际上,为了进一步打开市场,在今年6月底,默沙东中国总裁田安娜公开表示,公司已向CDE滚动递交其新冠口服药Molnupiravir的申请资料,期待尽早获得反馈并实现莫努匹韦(Molnupiravir)在国内上市。 



拿下新“药王”



除了新冠相关的产品,各家“网红”产品的表现也不容小觑。而从2022年各家MNC发布的业绩报告来看,多家企业将较大的营收压力放在了重磅产品上,为此,各家企业都在争相开发“新药王”。

例如,默沙东业绩也是受到了HPV疫苗Gardasil / Gardasil 9和PD-1产品Keytruda(以下简称“K药”)的销售拉动。默沙东财报显示,K药上半年实现100.61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近30%;虽然Gardasil/Gardasil 9在美国的销售收入开始下滑,但得益于国际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的强劲增长,上半年实现31.33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48%。

在PD-1市场上,百时美施贵宝(BMS)也不甘示弱。BMS公布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总收入235.35亿美元。作为公司的成熟产品,Eliquis(阿哌沙班)、Opdivo(纳武利尤单抗)、Yervoy(伊匹木单抗)维持高个位数及两位数增长,具体来看,Eliquis和Opdivo收入分别达到64.46和39.86亿美元。 

在默沙东、BMS都在发力肿瘤产品之际,、GSK差异化布局免疫炎症、疫苗市场,使得这两家巨头继续持续两位数增长的态势。赛诺菲发布的2022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总收入197.9亿欧元,同比增长14.2%。而作为赛诺菲近几年来的王牌产品,Dupixent(达必妥)在2022上半年依旧实现高速增长,完成营业收入35.77亿欧元,同比增长44.4%。 

正是凭借在多个疾病领域的渗透,达必妥自上市至今展现了惊人的市场爆发力,2017年-2021年,其分别取得销售额业绩2.19亿欧元、7.88亿欧元、20.74亿欧元、35.34亿欧元、52.49亿欧元,累计销售超110亿欧元,且呈逐年快速上升趋势。

此外,赛诺菲对引领免疫疾病领域的雄心还体现在其活跃的研发管线上,据介绍,赛诺菲目前在这一疾病领域有15种产品正在开发中。同时,赛诺菲还通过外部合作实现对内部管线的补充。此前,赛诺菲已与Kymera Therapeutics,Principia Biopharma,Kymab等生物科技公司的达成战略合作或完成收购,将更多具备“同类首创”和“同类最优”潜质的疗法纳入研发管线。

GSK在2022年上半年则实现总营收141.19亿英镑,同比增长28%。其中,专科药物收入58.39亿英镑,同比增长69%;疫苗收入33.84亿英镑,同比增长21%;普药收入48.96亿英镑,同比增长3%。值得一提的是,疫苗领域,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市场表现依旧强劲,销售额增长超过一倍,达到14.29亿英镑。 

作为全球领先的疫苗供应商以及首批进入中国的跨国药企之一,目前,GSK多款疫苗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具体包括,二价HPV疫苗希瑞适,目前国内唯一已上市、适用于50岁及以上成人的重组带状疱疹疫苗欣安立适,拥有全球36年使用经验的进口乙肝疫苗安在时等。在研产品方面,GSK目前有22款候选疫苗处于研发阶段 ,涵盖治疗性疫苗如乙型肝炎病毒治疗性疫苗、单纯疱疹病毒治疗性疫苗, 以及预防性疫苗如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轮状病毒疫苗、脑膜炎球菌疫苗、疟疾疫苗等。 

(GSK)副总裁、中国疫苗业务负责人冯碧霞近日透露,未来GSK计划将一系列针对儿童和成年人的疫苗产品引入中国,例如预防B群脑膜炎球菌的疫苗。此外,GSK先后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赛诺菲、Medicago、CureVac、Affinivax等企业和机构合作,进一步充实疫苗产品管线以及对外合作交流。



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辉瑞、默沙东、赛诺菲、GSK都沉浸在重磅产品的创收之际,也有巨头们不得不为净利润出现两位数下滑而着急。相比之下,尽管手握多款重磅产品,但是包括罗氏、诺华在内的跨国药企业绩表现并不亮眼。 

据诺华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尽管诺华多发性硬化的CD20单抗奥瑞珠单抗、帕妥珠单抗、血友病双抗药物艾美赛珠单抗、PD-L1 单抗阿替利珠单抗实现增长,分别实现销售额29.1亿瑞士法郎、20.61亿瑞士法郎、18.26亿瑞士法郎、17.58亿瑞士法郎,分别同比增长17%、5%、30%、11%。但是整体来看,公司上半年净销售收入达到253.12亿美元,与上一年基本持平;净利润为39.16亿美元,同比下降20.97%;营业收入为258.99亿美元,同比下跌0.34%。 

与此同时,哪怕疫苗的收入给强生带来了不少贡献,但是强生上半年净利同比还是下滑超20%。强生2022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全球总营收为474.46亿美元,同比增长4%,净利润99.63亿美元,同比下降20.1%。从相关产品的收入来看,由于全球市场受到生物类似药的冲击持续下跌,强生Remicade(英夫利昔单抗)在上半年收入仅为13.10亿美元,同比降低21.4%。在肿瘤领域,重磅产品BTK抑制剂Imbruvica(依布替尼)的销售额也首次出现下滑,2022上半年收入为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10.4%。 

而同样手握多款重磅产品,罗氏上半年实现营收322.95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5%,其中制药部门营收223.47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3%,诊断业务收入99.48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10%。作为王牌产品,Ocrevus(奥瑞珠单抗)是首个获批可以治疗RRMS和PPMS两种类型多发性硬化的药物,2022年上半年实现收入29.1亿瑞士法郎,同步增长17%。但这也依旧改变不了罗氏在中国市场的失利,罗氏方面称,由于生物类似药的影响和新冠防控,集团在中国地区的销售额下降了7%。

实际上,作为资本和智力高度密集的企业,巨头更容易产生护城河,在细分产业方向上的腾挪、试错和创新跟进上都有更大的成功机会。而从此次的市场表现来看,如果紧抓重磅的细分市场也成为各家企业瞄准的重要方向。

再加上近年来,带量采购、医保谈判、分级诊疗等一系列医改政策落地实施,在优化医疗资源结构布局、重塑市场的同时也缩短了创新药的生命周期,给药企的产品生命周期管理和营销方式带来了新的挑战。如何最大化产品生命周期价值,充分挖掘产品多渠道潜力,成为摆在所有药企面前的问题。 

有跨国药企高管时强调,我们不难发现,全球医药研发的进程仍在不断向前推进,生物医药行业呈现出蓬勃生机与活力,而国际视野下的中国日益扮演起举足轻重的角色。 

“全方位、多层级合作是推动医药行业创新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作为扎根中国的跨国制药企业,除了聚焦药物市场管线布局,多家企业也在携手跨界合作伙伴打造多层级的健康创新生态圈。在此过程中,无论是新冠概念产品的加速临床落地应用,还是创新产品的持续聚焦差异化布局,亦或是中国市场战略布局的进一步优化,都将成为跨国药企重新实现两位数的市场增长的关键。”该跨国药企高管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