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针对奥密克戎的灭活疫苗获批临床试验!中国生物:3-4个月可完成,获批上市后能立即投产

日期:

2022-04-29

浏览次数:

53455

4月26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和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宣布,各自研发的奥密克戎变异株(以下简称“奥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于当日获国家药监局临床批件。

此前,中国生物和科兴的奥株灭活疫苗先后于4月13日和14日获得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临床批件。

中国生物在两次声明中均表示,将采用随机、双盲、队列研究的形式,在已完成2或3剂新冠疫苗接种的18岁及以上人群中进行序贯免疫临床研究,评价奥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

科兴则表示,将继续推动变异株制备的新冠疫苗进行序贯接种研究。其国家药监局批准的临床研究用以评价疫苗在各类人群中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

此次临床研究预计何时完成?何时开启奥密克戎特异性疫苗的基础免疫临床试验?详细的动物实验的数据如何?研发过程中有何考量?生产准备情况如何?

4月27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举办媒体沟通会。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了中国生物首席科学家、副总裁张云涛和中国生物首席科学家、副总裁杨汇川。

据介绍,目前来看,在中国内地、香港开展的临床研究需要大概3-4个月的时间完成。获批的临床研究是根据国家药监局新的指导原则设计的,目前是以桥接的方式实施临床研究,完成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观察后可以审批上市。

针对奥密克戎的灭活疫苗获批临床试验!中国生物:3-4个月可完成,获批上市后能立即投产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奥密克戎变异株新冠灭活疫苗获临床批件”媒体沟通会

>>新闻背景中国生物公开宣布,此次获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奥株灭活疫苗,为其下属的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在香港获批的则为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分别研发的BIBP-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奥株)和WIBP-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奥株)。两款疫苗均采用奥密克戎株接种于Vero细胞,经培养、灭活、纯化、氢氧化铝佐剂吸附制成。中国生物表示,2021年12月9日启动了奥株灭活疫苗研发。根据国家药监局改良型新冠疫苗指导原则和研发策略,中国生物完成了工艺验证、多批规模化产品的制备、质量标准研究。动物体内安全性评价和免疫原性研究结果显示,奥株新冠灭活疫苗可以针对奥株及多种变异株产生高滴度中和抗体。在香港的临床是与香港大学合作的。科兴则宣布,已在原型疫苗的基础上,按照第二代改良疫苗研发思路,确定了疫苗制备工艺。临床前研究结果显示,科兴奥株灭活疫苗在动物体内安全有效。科兴于2月底开始陆续向中国大陆以外的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交临床申请。香港药剂业及毒药管理局公示的文件显示,中国生物试验的疫苗包括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两款奥株灭活疫苗和原型灭活疫苗。科兴的临床试验则为随机、开放标签(即不设盲)的IIb期试验,评价1或2剂奥株灭活疫苗加强针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两者接种对象均为在已完成2或3剂灭活或mRNA新冠疫苗接种的18岁及以上人群。

疫苗临床研究多久完成?

预计需要3-4个月,针对不同人群设计两个临床研究

红星新闻:现在获批的试验属于几期?有效性什么时候验证?目前计划在哪些国家和地区开展临床研究?

张云涛:现在获批的临床研究是根据国家药监局新的指导原则设计的,目前是以桥接的方式实施临床研究,完成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观察后可以审批上市。目前中国生物奥密克戎灭活疫苗是在中国内地和香港获得临床研究批件,短期计划是在这两处开展临床研究。香港的临床实验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会在近期开始正式接种工作,相关的审批、样品的运输正在协商过程中。我们也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申报临床。

红星新闻: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临床试验预计入组多少人?入组标准如何,在特定人群上是否有考虑?

张云涛:香港临床计划入组1800人,内地临床方案正在与药监局沟通,目前现入组18岁以上健康人,特定人群会后续考虑。临床方案后续还要和专家、药监部门讨论确定,目前来看,在中国内地、香港开展的临床研究需要大概3-4个月的时间完成。

红星新闻:何时开启奥密克戎特异性疫苗的基础免疫临床试验?

张云涛:在香港开展的是序贯临床研究。在内地获批的临床研究中,我们会针对不同人群设计两个临床研究。第一,针对已接种2剂/3剂原型株灭活疫苗的人群,间隔3-6个月再接种一针或二针奥株疫苗,评价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第二,针对未接种新冠疫苗的空白人群单独接种,进行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的评价。

红星新闻:此次临床研究对象是18岁以上人群,之后会考虑儿童吗?

张云涛:后续会在3-17岁以及婴幼儿年龄段开展临床研究。

针对奥密克戎的灭活疫苗获批临床试验!中国生物:3-4个月可完成,获批上市后能立即投产

▲中国生物首席科学家、副总裁张云涛

疫苗研发亮点有哪些?

继续“双保险”,两个团队独立研发

红星新闻:奥株疫苗与已上市的中国生物灭活疫苗相比,制备工艺有何区别?

张云涛:奥株疫苗的总体研发路线和一代灭活疫苗是一致的,基本采用相同工艺。主要是对抗原定量做了针对性研究,包括病毒培养滴度的改变和抗原的定量检测,这其实是我们改良型疫苗临床前研究面临的新困难和新问题。

红星新闻:为何这次还是选择铝佐剂?考虑过效果更好的佐剂吗?

张云涛:其实铝佐剂是全球最常用的佐剂,已经有几百亿剂产品使用,是非常安全有效的。奥密克戎疫苗采用跟原始的、第一代疫苗一样的铝佐剂,加速疫苗的研发。

红星新闻:这次疫苗研发上对细胞免疫有何考虑?

张云涛:细胞免疫在第一代疫苗中就已经有了,从这次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疫情可以看出来,很多接种疫苗的人抗体已经查不出来了,但仍然可以防止重症和死亡,就是细胞免疫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我们在奥株疫苗的研发过程中关注了细胞免疫的情况,临床研究中也有设计。

红星新闻:为何这次继续采用北京所和武汉所分别研发的策略?

张云涛:我们在2020年启动疫苗研发时上了武汉所和北京所“双保险”,就是各自独立研发。这次是在他们前期研发的经验和基础上,在各种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我们为了满足国际需求和国内需求,仍然采取双保险的路线,安排两个团队同步研发。

何时可大规模生产?

一旦获批上市便能立即投产,正建设新冠疫苗全球化生产基地

红星新闻:详细的动物实验的数据是怎么样的,如中和抗体滴度?

张云涛:动物有单独接种原型株疫苗或奥株疫苗的,也有在接种了2-3针原型株灭活疫苗的基础上再接种1-2针奥株疫苗的,接种后分别获得不同接种程序的血清,再和奥株、德尔塔、贝塔以及原型株在体外做交叉中和实验。我们发现,接种奥株疫苗的动物产生的针对奥株的中和抗体是最高的,同时对原始株、德尔塔株、贝塔株也有中和作用,中和抗体可提升两到三倍。如果用原型株疫苗接种后的血清跟奥株病毒中和,仍然会有一定的中和活性,但相比原始株病毒只有1/5左右。

奥株疫苗可以对奥密克戎产生特异中和抗体,对奥密克戎株的有效性更高,也对其他的变异株有交叉中和保护作用,根据现有的疫情阶段应该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红星新闻:国外一些研究发现,奥密克戎特异性疫苗加强针效果可能不如已有的针对原始毒株的疫苗加强针。中国生物对特异性疫苗的信心如何?

张云涛:我们在临床前的免疫原性研究中,发现针对奥密克戎的中和抗体提升幅度还是比较大的,这跟国外的研究是有差别的。我们也会在临床研究过程中持续观察这一点。

红星新闻:禁忌症和第一代灭活疫苗是一样的吗?

张云涛:从目前临床研究来看,禁忌症和第一代灭活疫苗一致,没有其他特殊的事项。我们一代的原型株疫苗上市时,确实在说明书中列出更多的禁忌症,后续我们陆续针对一代疫苗开展了高血压、糖尿病、自身免疫缺陷病、艾滋感染、脏器损伤等特殊人群的临床研究,这些临床研究的结果正在陆续发表,未来会根据临床研究结果不断修订说明书,逐步减少。

红星新闻:奥株疫苗的生产准备情况如何?

杨汇川:我们的生产设施从前年到去年已经大规模投入使用。我们在全国有6个P3生产车间,并在6个下属疫苗生产企业建立了配套设施。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建设新冠疫苗的全球化生产基地。

这次新的奥株疫苗主要生产工艺没有什么变化,整个研发过程中质量检测方法也基本上没有变化。因此,从这个概念来讲,我们原来建设的这些生产设施包括配套的分包装储运设施,都可以延续使用。我们现在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原材料和耗材都很充足,一旦获批上市,便能够立即投入生产。保障产能供应是没有问题的。随着奥株疫苗的研发成功,我们主要的产能设施会匹配到新的疫苗生产中。

新冠疫苗是否每年都要打

取决于病毒是否会发生持续性变异、变异是否重大

红星新闻:如何判断病毒的变异跨度大小,从而决定是否需要新的疫苗?

张云涛:从疫苗的保护效果来说,免疫原性结果,也就是血清学保护结果是最主要的判定标准。比如,这次原型株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对奥密克戎中和活性大幅度下降,这就是大家说的跨度大,所以需要研发新的疫苗。相较于此前的变异毒株,奥密克戎毒株变异的区域更大,与原始毒株相比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面貌”不一样了。这种变异造成此前研发的新冠疫苗和抗体治疗药物的有效性都在很大程度上出现下降。已经上市的新冠疫苗面对贝塔、德尔塔变异毒株时,保护率下降了20%-30%,但面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最初研发的原疫苗保护力下降了60%-80%左右。

在奥密克戎变异株出现以后,研发新疫苗的迫切性和需求度更高了,当下全球的疫苗研发单位都在做这方面的准备。

红星新闻:之前打的疫苗是不是没有用了?

张云涛:此次研发的奥株疫苗对前期新冠疫苗不是完全否定的,前期接种的一代新冠疫苗仍然是有效的。

红星新闻:在新冠病毒不断变异的情况下,之后需要一直不断打疫苗吗?

张云涛:以前我们遇到的引起疾病的病毒变异都不大或者变异很少,有了一定的接种率,根据传播系数应该就能够形成群体免疫,现在来看新冠病毒的变异还不能完全准确预测,要形成对新冠的免疫屏障的话,可能短期内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未来奥株疫苗、新冠疫苗是否每年要打,取决于病毒是否会发生持续性的变异、变异是否重大。

红星新闻:中国生物还有哪些其它技术路线的疫苗正在申请临床实验?

张云涛:中国生物除了灭活疫苗之外,还有针对奥密克戎的重组新一代疫苗和mRNA疫苗正在滚动向药监部门提交资料,在最后的冲刺阶段。

来源:红星新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