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跨国集团“一把手”眼中的7.4%

日期:

2015-01-26

浏览次数:

0

       来源:国际金融报

       7.4%的数据一出,业界、学界立马炸开了锅,但我们最希望听到谁的声音?

  《国际金融报》记者日前分别采访了4家跨国集团的“一把手”,分别是: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庞巴迪中国总裁张剑炜,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的蒋惟明,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总裁林良琦。

  四位“一把手”带来了对GDP增长数据的不同理解,也向我们道出了跨国集团的发展思路,特别精彩。为此,我们把他们精彩的答记者问,虚拟成一场隔空的“圆桌谈话”。

  以下就是这次虚拟会谈的“会议记录”。

  开场白  

  由于相互不认识,虚拟会议前,我们特意安排了一场“开场白”,以便读者更好地了解这四位一把手,以及他们的公司。(发言以采访顺序)

  张剑炜:大家好,我是庞巴迪中国总裁,我觉得我既是一个领导者,也是一个高层管理人中的“蓝领”,既是执行者、实施者,更是一个中西文化和生意场上的“翻译”。

  庞巴迪是世界上惟一一家既造飞机又造火车的制造商。在中国,庞巴迪现有5家合资公司,7家独资企业(包括一个地区总部),3个代表处,4000多名雇员。

  蒋惟明:大家好,我是2006年加入的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任全球副总裁。目前是中国区总裁、全球高级执行副总裁。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拥有一百多年发展历史,活跃于健康、营养和材料领域。中国七大战略新兴产业,有四个是帝斯曼的专长:能源和气候、关于电动汽车、生物技术、能源节约和环境保护。

  林良琦:大家好,我是阿克苏诺贝尔的林良琦,我于2011年加入阿克苏诺贝尔,是中国区总裁,同时兼任装饰漆业务中国及北亚区董事总经理。

  阿克苏诺贝尔是全球领先的油漆和涂料企业,也是专业化学品的主要生产商,已为多个标志建筑如鸟巢、水立方等提供产品和服务。

  伍德克:大家好,我是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中国欧盟商会是欧盟在华企业的联合会,现有1800多家企业会员。

  经济放缓,你们犹豫了吗

  “GDP增长并不是公司盈利的必要或惟一条件。公司盈利与否由多个因素决定,既有外因,也有内因。”

  ● 你们怎么看7.4%  

  张剑炜:7.4%对经济的影响,要看具体行业。比如铁路、轨道交通、民机工业而言,没有明显的区别。

  我们关注的是,对国家关于外国公司国民待遇政策的具体措施、落实,使得中外企业能够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这样才能鼓励企业的创新,同时提高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性。

  蒋惟明:7.4%,尽管有所放缓,但对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来说仍不失为“好成绩”,未来中国经济将在城镇化、能源、食品安全等方面持续发力。从“中国制造”到注重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中国未来发展令人期许。

  林良琦:我们关注中国市场的发展机会不是单看一个GDP或者PMI数字,我们是站在长远和宏观的全球角度看中国经济的发展。7.4%,尽管对于中国经济来讲有所下降,但是纵观全球,中国经济仍处于领先地位。

  伍德克:2014年中国GDP增速是7.4%,是近24年来最低——这也是中国政府目前所称的“新常态”。这种态势很可能在2015年更加明显。中国已经不再是世界的“增长引擎”。  

  ● 你们也要转型吗  

  张剑炜:2014/2015对庞巴迪是非常重要的阶段,具有特殊的含义,而这种“重要”和“特殊”,与中国有特殊的关系。

  比如在铁路轨道交通设备工业,庞巴迪由原来的“全球老大”(最大的制造商),变成了位于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之后,即第三名。在航空领域,庞巴迪的所谓“改变游戏规则的”C系列飞机即将投入运营,而中国的第一款拥有中国自己知识产权的ARJ21和C919民用飞机将同时取得阶段性巨大成功。

  蒋惟明:2014/2015年不仅对中国政府很特别,对我们也一样。因为与中国政府一样,帝斯曼每五年制定五年规划,2015年是帝斯曼公司这一个五年规划和战略实施的最后一年,也是制定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一年。如何紧跟中国发展的大趋势,在当下经济发展更注重质量的大环境下与中国共同健康发展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林良琦: 宏观与企业之间相互的影响非常明显。中国的城镇化发展是推动中国经济和影响市场变化的主要推动力之一。阿克苏诺贝尔有60%的产品应用于建筑和基础设施,以及交通运输业相关的终端用户领域。

  ● 会影响投资吗  

  张剑炜:在中国的铁路轨道交通设备制造与服务业,以及民机制造和服务业,庞巴迪将继续加大对华投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铁路轨道交通工业领域,庞巴迪已经分别与南车、北车建立多家合资公司。在航空工业领域,庞巴迪已经分别与中航工业集团、中国商飞开展多方面的合作。

  林良琦: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拥有13亿人口,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消费市场。而且,中国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城镇化发展,这也将提供广阔的市场机会。以装饰漆业务为例,我们的装饰漆业务中有84%都来自维护、翻新和维修领域,因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重新粉刷居室的需求将与日俱增。  

  ● GDP与公司盈利关系有多紧?  

  张剑炜:GDP增长并不是公司盈利的必要或惟一条件。公司盈利与否由多个因素决定,既有外因,也有内因。就铁路、轨道交通、民机工业而言,中国在这些行业的投资、外资政策都直接影响到公司的业务和盈利。

  例如,中国在铁路轨道交通业的加大投资、发展,就给设备制造商提供了机遇,中国对外国公司的国民待遇,就使得外国企业可以与中国企业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中国对空域的开放就可增加公务机的需求。

  林良琦:GDP增速一时的快慢,对我们没有直接的连带性。以装饰漆市场为例,尽管消费需求增长受GDP增速放缓影响,但是也同消费者预期和房屋翻新投入和频率密切相关。在中国等高增长市场,市场增长率通常会超过GDP增幅,达到GDP增幅的1.5倍。

  伍德克:对于在华投资的欧洲产业,7.4%的GDP增速,意味着对增长及利润空间更加低迷的预期,以及在未来两三年可能放缓的投资活动。尽管如此,没有人可以忽视中国市场。从中长期角度来看,中国对欧洲企业将具有非凡重要性。我们只需有效应对未来几年——即对企业普遍较艰难的几年,但这一局势应会在2017年再度扭转,重获活力。

  中国改革,你们怎么看  

  “我们关注对重大改革措施的实施和落实,我们也期待人们在思想上的‘新常态’。”  

  ● 最看重哪些改革?  

  伍德克:增长放缓对淘汰落后产能具有积极意义,这些企业可以退出市场,比如那些钢铁业和铝业企业。

  结构性改革还意味着对这些产业的“整合”,而只有地方政府不再人为去养活那些当地冠军企业时,这种整合才可能发生。

  张剑炜:我们明显地体会到了中国改革措施、社会变革的正能量,包括多种审批程序的精简、审批权的下放,鼓励企业创新、反腐等等。

  例如,国务院对多种审批程序的精简、审批权的下放,促使企业加快投资决策,并把努力的重点放到产品的创新、竞争上,而不是把大量精力,放到如何获得批准上。

  蒋惟明:令人兴奋的是,这一届政府明显加大对绿色GDP,可持续发展和打造节能环保新型经济的关注,并采取更严厉措施保护环境。比如新环保法今年年初的实施,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环保法”,当然如何监督以确保实施也很关键。负责任的企业也要加强自律,帝斯曼公司在中国有25个工厂,全部按照全球所有工厂的统一节能减排标准。中国政府对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关注与帝斯曼的关注点非常契合。对帝斯曼而言,创新和可持续发展始终是帝斯曼的两大增长引擎。

  林良琦:我主要谈近些年的改革措施、社会变革。首先新环保法自今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标志着中国在环保领域又迈向了一个新的台阶。其次,新兴中产阶级涌现,这个阶层的消费人群具有相当的购买能力,追求更高的优质生活,因此,带动我们高端市场发展良好。

  全国布局上,随着中国西部市场的发展,以成都为核心的西部地区,是阿克苏诺贝尔积极布局中国战略中的重要一环,在成都总投资达4400万欧元的全新装饰漆生产基地正在建设当中。 

  ● 最期待什么改革  

  张剑炜:人们对任何变化和改革都有一个适应过程,我们关注对重大改革措施的实施和落实,我们也期待人们在思想上的“新常态”。

  蒋惟明:希望政府一方面加大新环境保护法的监管、落地实施,严格打击和惩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盲目发展,另一方面应该对那些在可持续发展型创新科技给予政策的倾斜和鼓励。 尤其建议,将生物基产业作为“十三五”重点推进的战略性产业,而绝不是将其视为替代产业。对从事该行业的企业要给予政策支持和倾斜。

  伍德克:要真正淘汰落后产能,财税改革非常重要,只有这样,地方市长们口袋里才能有更多的钱,从而更少依赖当地现存的工业。对此,去年通过的改革财税问题的《预算法》就显得尤为重要。


相关推荐